成都小说

首页> 全部小说> 霸道总裁> 夏日纵情

夏日纵情

  • 分类:霸道总裁
  • 作者:学芜
  • 来源:cd
  • 更新时间:2024-05-23 16:55:12

简介:很多网友对小说《夏日纵情》非常感兴趣,作者“学芜”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言若裴溯曲折的故事,小说无广告版梗概:睫一颤,她视线扫过似乎一直注意着她的言栩生,掐住掌心弯起眸子,不躲不闪地看向裴溯:“我知道的。”裴溯会保护她,她一直都知道。但是,有些东西她总要还的。“裴溯。”她久违地叫了他的名字。“如果……”言若抿了口酒,咽下喉间泛起的涩意,再一次问出那个曾经问过的问题,“如果我不是你妹妹,你会喜欢我吗?”听到她的称呼,裴溯微怔,心......

第4章


次日一早,言若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做了一整晚的噩梦,梦里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冷冷地盯着她,质问她为什么要偷看别人接吻。

揉了揉太阳穴,赶走可怕的画面。

小花躺在枕头旁,睡得四仰八叉,言若轻轻挠了挠它的小肚子。

出门前她给小花的食盆里添加了足够的猫粮和水,收拾好东西后打开房门。

对面的门正开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低头背着书包从里面走出来,似乎是听到声音,她抬头看了眼言若,又快速低下头,径直走向电梯口。

言若看到了她红肿的右脸,捏着钥匙的指尖紧了紧,她看着显示“E”的电梯屏幕,轻声说:“电梯坏了,走楼梯吧。”

怕吓到她,言若没靠近女孩,说完先转身下了楼,缓步下了几个台阶,才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

松了口气,言若抓着楼梯扶手慢慢往下走。脚踝暂时没有不适感,握着扶手是出于习惯,也是为了疼痛突然侵袭时,她能有个支撑。

下到二楼时,一直跟在言若身后的女孩突然快走了几步,走在了她的斜前方。

起初言若没多在意,只当她习惯走在前面。直到她发现女孩总是跟她隔着一个台阶,还时不时悄悄看向她的脚,她才意识到女孩走在前面是怕她摔倒。

言若嘴角翘了翘,没想明白这么小的小姑娘是怎么看出来她有脚伤的。

脚腕处的伤是八岁的时候留下的,只是简单的骨折,却疼了十几年。

走到一楼时,女孩顿了顿,似乎是确认身后的大人安全着地,才垂着头向外走。

“等一下。”言若试探性地叫住她。

小姑娘怯生生抬起头,圆润带着水意的眼不确定地看了看言若,又低下头。

“给你,”言若微微弯腰,将包里找出来的唯二的草莓糖塞进她有些瘦的手里,“谢谢你。”

言若转身时听到身后传来小声又稚嫩的道谢:“谢谢姐姐。”

——

前一晚去酒吧,没来得及骑回落在医院的电动车。好在小区外就是公交站台,距医院只有三站路。

正值早高峰,车上的人很多。

言若握着扶手站稳。

忽然一个紧急的刹车,车辆急停,她身体猛然前倾,重心顷刻间落在右腿上。

突袭的痛感从脚踝处传来,像是要将脚腕撕裂,她霎时白了脸,死死拽着扶手才堪堪站稳。

“怎么了怎么了?”

“师傅,怎么急停啊!”

“吓死我了!”

“前面好像出车祸了,堵得嘞!”有好事的乘客伸头张望。

“好像有个人倒在地上!”

言若靠着扶手平复骤然袭来的疼痛,她缓慢地动了下右脚,确认能走才迈开一小步,她避开前面的乘客:“借过,我是医生,我下去帮忙。”

——

七月末的盛夏,一大早就热得灼人,气浪裹着尘埃翻涌,被迫拥堵的车流中吵嚷声喇叭声此起彼伏。

言若走到出事故的十字路口时,交警已经在场,正处理着混乱不堪的现场。

从人群里嘈杂的议论声中,言若勉强拼凑出事故始末,似乎是一个未成年驾驶着改装的电动摩托车,在市区里飙车,闯红灯强行左拐时撞倒了一位正常通行的老人,又和一辆刚启动的保姆车撞上。

救护车还未到,真正受伤的只有一名遭了无妄之灾的老先生。染着黄发的少年关键时刻靠着灵活的身手跳下了电动摩托车,正甩着擦破了皮的胳膊嚷嚷着跟交警理论。

围观人群怕加重老人的伤势,不敢乱动他。

言若拨开拥堵的众人,快步走过去,同一位交警说道:“我是医生,让我看看伤者。”

交警转头看到一张白皙年轻的脸,愣了一下怀疑道:“你真的是医生?”

她看起来像是个还未毕业的学生,他怕她是趁机捣乱的。

言若点点头将燕京二院的临时工作证拿给他看。

穿着黑色唐装的老先生蜷着身体,神色痛苦地捂着左腿,大颗大颗的汗水从额头上滑落,在地面上洇出一片水渍。

“爷爷,我是二院的医生,我帮您看看。”言若一边温声安抚老先生的情绪,一边为他检查伤势。

好在老先生意识还清醒着,他松开捂着腿的双手,大口喘息,声线颤抖:“腿……腿折了。”

“您别怕,”言若初步判断老人左腿骨折,她从包里拿出纱布,将不断渗血的几处擦伤进行简单的包扎,“我先给您消毒止血,救护车很快就到。”

怕他有看不见的内伤,言若的食指和中指始终注意着老人的脉搏。

救护车来得很快,言若跟急救人员交流几句,就站起身腾了位置。

她脚步微滞后退几步,日光夺目,她轻眯了下眼,又顿住。

几步外,正和交警交涉的人是言以瑶。

她手持一把小洋伞,长发挽起,黑色长裙勾出姣好的身材。似是注意到言若的视线,她转过身,随即眉梢高挑,像是惊讶居然会在这里碰见。

言若冲她略一点头,视线扫过言以瑶背后的保姆车以及她身旁接过交警问询的助理。

言以瑶,似乎是这场交通事故的车主之一。

言若礼貌性地打完招呼后就没再看她,尽管她们算得上姐妹,彼此间却并不熟悉。说来也好笑,她们就连添加微信好友,都是大学时候的事。

“姐姐,”出乎意料地,言以瑶先开了口,她下巴微扬,红唇轻启,“过几天他们要为我举办接风宴,你可以跟裴溯一起来。”

施恩似的。

言若扯扯嘴角,从前言以瑶和她的关系只算得上互不搭理,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言以瑶同她说话总是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儿。

“不用了,我还有工作。”言若直言拒绝,她们的关系似乎还没亲密到可以参加彼此宴会的程度。

医护人员抬着担架上了救护车,言若在护士的问询中点点头。

“那好吧,”言以瑶颇有些遗憾似的拖长尾音,她撩了撩鬓边散落的卷发,又问,“裴溯最近忙不忙啊,我这么早去找他不会打扰他吧?”

“在忙着谈恋爱吧。”言若终于迟钝地领会到了她话语里的挑衅,将古怪的情绪压进心底,没等言以瑶作出回应,她抬腿跟着急救人员上了救护车,“我先走了。”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6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