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说

首页> 全部小说> 其他小说> 让你做妾?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

让你做妾?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西下影妖
  • 来源:cd
  • 更新时间:2024-05-23 16:28:22

简介:角色是龙北焸沙落落的其他小说小说《让你做妾?你谋嫁督军府成贵妇!》剧情一波三折,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其他小说,作者“西下影妖”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嘴是什么感觉,男人为什么喜欢亲女人的嘴,是不是好玩才这样啊?”“……”沙落落。“……”高美瑶。沙小小少女情怀在萌芽,两手在她腰间好奇比划抱的姿势。两只小鹿眼,也是直勾勾盯着高美瑶的唇,跃跃欲试。高美瑶吓的连忙推开她:“我那里知道,我又没试过,你看你阿爹这些,就不怕长针眼啊?”沙落落轻咳—声,看了她—眼。......

第2章


司机一跑。

龙北焸肆无忌惮起来,将女人摁倒在车座上,强吻一通。

这女人,不管眼神,还是神态,越看越像那天救他的女孩。

在他心中,那女孩就像天使一般从天而降,将他从地狱拉回人间。

沙落落一个未经人事的十七岁少女,哪招架得住他这样撩拔。

她怔了一瞬,明白男人的意图,身子立马僵成一条死鱼。

这种时候,越是反抗,越是不利。

这样要死不活,看他还有什么兴致?

龙北焸果然停下来,重新审视她一番,眼中热度却不减。

沙落落直视他,故作受用,露出一抹娇羞的笑容。

这死鬼,带她来这么偏僻的河边,莫不是想先奸后杀?

想到这。

沙落落心里直打鼓,为了一把银票丢了小命,划不来。

正愁如何应对时,她目光一闪,好像摸到什么东西。

是把枪,在他裤兜里。

这年头,有枪的人,不是军人,就是响马子盗匪。

可她管不了那么多,找准时机拔出他的枪,抵上他脑门:“不想脑袋开花,马上给我起开!”

龙北焸嗤笑,“那你得有这个胆?”

敢拿枪口对着他,这世上还没几个人,这小小女子算一个!

龙北焸这么一来二去,浑身气血,更加沸腾。

但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他强压了下来,语气出奇淡定。

他倒想看看,段赫白送的女人,能玩出什么花样?

说真的,沙落落没用过这种好枪,正好拿他一试。

她红唇轻挑:“看来你是想试试?”

“殷小姐想玩,在下哪有不舍命相陪的道理,试试也无妨。”龙北焸满不在意道。

他戏谑的眸光夹杂着浓浓的占有,无声地宣誓着:你不过是个张开腿,谁都可以玩的交际花,跟老子装什么矜持?

狂徒!

沙落落不屑在意他那些轻蔑的眼光,心里一横,扣动扳机。

“哒!”

“哒哒!”

没想到……

龙北焸怔了一下。

沙落落也怔了一下。

龙北焸意外她真敢开枪,沙落落意外枪没子弹,人头还好好的。

这下,她彻底暴露了底牌!

“殷小姐,好玩么?”

龙北焸含笑镬住她下巴,让她如同刀子般的目光,仰视自己。

沙落落不语,他就道:“既然殷小姐这么急着想玩,那就真枪实弹玩个痛快,如何?”

真枪实弹……沙落落有意无意的看向他鼓鼓囊囊的地方。

脸上蹭的一下红了。

他倒是想的美!

她佯装害怕低下头,一副认怂听话的模样,娇羞的道:“我……都听你安排。”

龙北焸满意笑了:“那还不动手?”

“动、动什么手?”沙落落目光落在他衣冠楚楚的修身上,装起糊涂。

心思却急转,想着怎么脱身。

龙北焸闻言嗤笑,“这么不解风情,怎么当上名妓的?”

他抓住她笨拙的小手,手把手教她快速解开自己做工考究的西服领带,衬衫马甲,皮带卡扣……

男人精壮的麦色肌肤,骨肉匀称,六块垒垒腹肌在月色下,透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力量感……

公狗腰,大长腿,身材嘎嘎好!

沙落落看的都忘了自己被他支棱着做什么,解到身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什么。

剑拔弩张的。

吓的她一下回神。

男人眼神骤然发深,没有错过她这个慌张的小表情。

段赫送的交际花,装清纯的本事,倒是高明到了极点。

他抢下她手里的枪,领着她的手,教她怎么做,笑着问她:“这枪好玩么?”

沙落落僵硬扯了扯嘴角,“好,好玩!”

“殷小姐可喜欢?”他嗓音低沉暗哑,双眸晦暗含笑。

“喜……喜欢!”

沙落落顺着他的话,心里却嗤鼻,面上不显看着他狂热的眼底,话锋一转:“你信命吗?”

龙北焸眉头一皱,气氛都到这了,她倒是会给自己转移话题。

他也不着急,看砧板鱼肉看着她,不答反问:“那你呢?”

“我不信命,我只信命掌握在自己手里。”说着,沙落落手上一用力。

男人闷哼一声,眉头狠狠皱起。

她怎么敢?

沙落落一鼓作气推开车门,逃了出去,只留一个风光美好的背影给他。

“嘭!”

她一头扎进湍急的河里,如同水里傲娇的小鱼,滑溜溜游走了。

游了一段距离,她回头挥着手:“死鬼,有本事下来戏水!”

“有本事,你别走……”如此挑衅,龙北焸气疯了。

这女人,下手可真狠,差点要了他的命。

这回是他大意了!

总把她想成救他的小天使,就让这小妖精先得意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办完事回来,在名门舞厅没有找到他家少帅的程副官,急匆匆寻来。

见他家少帅赤着膀子,弯着腰皱眉,很痛苦的模样。

程副官不解!

他何曾见过他家威震八方的少帅,像现在这般狼狈过,担惊地问:“少帅,您没事吧,您怎么到这来了?殷小姐还在名门舞厅等您呢!”

“你说什么?”龙北焸怒目看他。

程副官低头,重申了一遍。

这回,龙北焸听清楚了,“你说真的交际花还在名门舞厅,那刚才这小妖精是谁?”

程副官一头雾水,不敢吭声。

龙北焸脸色阴沉,搞了半天,原来是个冒牌货。

这个冒牌货,不仅顺走他身上三万银票,还把他当猴耍。

有生之年啊!

想到这儿,龙北焸火气更大了。

程副官了解到一二后,心惊,那家姑娘这么不要命?

他为他家少帅穿整好衣服,同情的看向他腰下三寸之处,低声问:“那您没事吧?要不,属下给您请个医生……”

龙北焸一巴掌拍在他脑门,“有事老子还能这么站着?”

程副官连忙道:“是是是,您没事!”只不过脸都痛红了而已。

那可是传宗接代的命根子,比不上面子重要!

龙北焸阴恻恻看了他一眼,“去,我不管你上天入地,揪不出这小妖精,提头来见我。”

程副官不由的缩了缩脖子,连连道是。

龙北焸满身阴戾坐进车子,“盛州那边有什么消息?”

“督军听说您这次联手段赫,搞到宋云南五车军械,他请您早些回去,顺便谈一谈婚事。”程副官如实道。

宋云南是榕城的军阀头目。

三个月前。

龙北焸想拿下榕城北岸码头,断了他跟岛国商团密切往来的鸦片交易。

结果不知被那个犊子走漏了风声,害得他差点成炮灰。

幸好有他的小天使出手相救。

想到他的小天使。

龙北焸脸上有了一丝少见的柔情,他道:“宋云南和岛国商团都给我盯紧了,出了纰漏,唯你是问。”

“是,少帅。”

程副官小心翼翼问:“那段赫献给您的交际花怎么安置?”

“找到这个小妖精先,至于那个交际花?”

龙北焸残忍地笑了,“防区的兄弟,向来仰慕她的芳容……”

军妓!

程副官悟了,目送车子绝尘而去……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6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