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说

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江辰宋瑾梨

江辰宋瑾梨

  • 分类:现代言情
  • 作者:柳云湘
  • 来源:1
  • 更新时间:2024-05-26 21:08:24

简介:《江辰宋瑾梨》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柳云湘江辰,《江辰宋瑾梨》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江辰一声笑噎在嗓子眼儿,而后托起柳云湘,深深吻着,手也顺着解开的衣衫探了进去。谢文晴见屋里没人,失望的出去了。而这边柳云湘被江辰欺负的狠了,突然一阵恶心上来,止不住干呕起来。江辰忙放开她,“怎么了?”“我……难受……”说着,她就哭了...

第2章

《江辰宋瑾梨免费》这本书大家都在找,为各位推荐《江辰宋瑾梨免费》作者为江辰情节波澜起伏,细节描写的惟妙惟肖,小说的主人公是宋瑾梨江辰,讲述了:…

《江辰宋瑾梨免费》主角为宋瑾梨江辰这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一本小说,没有之一!膜拜作者如沐春风的脑洞跟想象力,情节环环相扣,每个人物特点跟故事情节描绘的太清晰,喜欢每个角色。真心佩服作者强大的脑洞

江辰宋瑾梨免费

柳云湘看到自己衣衫不整,又被江辰这狗东西搂在怀里,脸不由爆红。
“不能被她看到……”
“哦?”
“你不怕辱及官誉?”
“你觉得我怕?”
柳云湘咬牙,臭名昭彰的人当然不怕。
“严大人,我看到你进来了。”谢文晴进了里间。
柳云湘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再看江辰却笑的得意,似乎很期待被谢文晴撞破奸情。
谢文晴又喊了一声,他竟要回答,吓得柳云湘忙堵住了他的嘴。
情急之下,她用自己嘴堵得,随即后悔不已。
江辰一声笑噎在嗓子眼儿,而后托起柳云湘,深深吻着,手也顺着解开的衣衫探了进去。
谢文晴见屋里没人,失望的出去了。
而这边柳云湘被江辰欺负的狠了,突然一阵恶心上来,止不住干呕起来。
江辰忙放开她,“怎么了?”
“我……难受……”说着,她就哭了。
“哪里难受?”
“哪里都难受,昨晚腰酸腿痛睡不好,你莫名其妙冲我发狠,我心里也难受。”越说越委屈,她小声哭了起来。
江辰眯眼,“你想用这招转移下毒的事?”
“什么下毒……我……呕……”
柳云湘是真没忍住,一下吐了出来,而且准确无误的吐到了江辰身上。
“你!”
“要怨就怨你自己,谁让你……让我怀孕的。”
柳云湘趁着江辰脸都青了,赶忙掩面痛哭:“我根本不知道下毒的事,你冤枉我。”
“我怎么知道你那晚会受伤,怎么提前准备什么火蛇毒,我又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你不就是厌弃我,想杀了我,找什么破烂理由。”
江辰已经脱下外裳了,吩咐守在外面的江远去给他拿衣服了,此刻被柳云湘哭得脑仁疼。
“别哭了。”
“我都要死了,还不能哭会儿?”
“我不会杀你。”
“今天不会,那明天呢?你这般阴晴不定,也许哪天不高兴就杀了我,可怜我都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我怎么这么惨,呜呜……”
江辰揉揉额头,看她哭得这么惨,倒是真的可怜无辜。
“咳咳,好像有人来了。”
柳云湘忙闭住嘴巴,因收的太快,还打了个哭嗝。
江辰低笑一声,上去将她抱到桌子上。
“你做什么?”柳云湘防备的用手挡着江辰。
江辰拍开她的手,给她系衣带。
“你常恶心呕吐?”
“嗯,吃不好睡不好。”
“那你还要这个孩子?”
“……”
“为什么?”
柳云湘擦了擦眼泪,“我想老了以后有儿孙绕膝。”
“你这么年轻就想老了以后的事?”
“一辈子很短的。”
“是么?”
“甚至有一些人,看着高高在上,风光无限的,没准也就三五年的命数了。笑到最后的不一定是英雄,但一定是活得久的。”
江辰挑眉,“我怎么觉得你在咒我?”
柳云湘哼了哼,“我干嘛咒你,你死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那我活着呢?”
“你活着就活着呗,也不关我什么事。”
江辰给她系好衣带,见她珠钗歪了,便取下来重新戴上。
“这珠钗太素。”
“我要是戴一朵大红花,岂不被人戳脊梁骨。”
“由他们说去,何必为别人的嘴所累。”
“我又不是你。”落得生前身后都是骂名。
“我什么?”
“脸皮厚呗。”
江辰见柳云湘气鼓鼓的,想来还为刚才的事气他,不过挺可爱的,忍不住低头吻她。
又缠磨了一会儿,江远拿衣服过来了,趁着江辰换衣服的功夫,柳云湘偷溜了出来。在周围找了一圈,才在花厅后面的草丛里找到了谨烟。
她被绑五花大绑扔在那儿,虽然没有堵着嘴,但也不敢出声。这狗东西,在别人家竟也这般嚣张蛮横。
柳云湘忙过去给谨烟解开,“他们没伤你吧?”
谨烟已经哭了好一会儿,看到柳云湘,忍不住又哭出了声,“夫人,我不敢嚷,怕别人知道你和那大奸臣在花厅。”
被人撞见,那就完了。
柳云湘点头,“做得对。”
“可夫人你都有孕了,他还那么对你,简直是禽兽!“
知道谨烟想歪了,柳云湘只是笑笑,“骂得好,不过他没伤我。”
让谨烟在湖边洗了个把脸,二人从花厅出来,在门口遇到了昭华郡主。
昭华郡主慕容令宜心仪江辰,上一世撞破她和江辰的事后,处处针对她。在江辰出征时,甚至将她掳走,排了几个男人想要羞辱她。
慕容令宜打量着她,眼眸里带着深深的探究。
“郡主。”柳云湘颔首。
“你怎么在这儿?”
柳云湘故作不解,“我们去那边如厕。”
刚给谨烟松绑的时候,她看到花厅后面有个茅厕。
慕容令宜疑心很重,还真过去看了一眼,虽然看到了茅厕,但似乎还不大信。
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换好衣服的江辰从花厅出来。
慕容令宜看着江辰,顿时变了脸色。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6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