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说

首页 > 小说资讯 > 完结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陆计离赵孝清_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陆计离赵孝清)完本小说大全

完结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陆计离赵孝清_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陆计离赵孝清)完本小说大全

发表时间:2024-05-26 21:09:16

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

陆计离/ 著 |短篇小说|连载中|1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陆计离”大大原创的以陆计离赵孝清为主角的小说资讯小说,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全文阅读。
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姬宴容陆计离是姬宴容陆计离》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陆计离”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陆计离赵孝清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我未曾这般想过,只觉得弱女子生存不易,救你原是顺手之事,后来知晓你的遭遇,心中也未对你有过半分轻贱。县主莫要多想!”陆计离瞧见她略微苍白眉目间隐含的水雾,轻声道:“听闻你那晚之后得了风寒,外头风重,出府记得加件衣裳。”姬宴容红唇紧抿,不知该如何作答。她心心念念的救命之恩,于乾宁侯来说根本微不足道,...
小说试读

“好!”她喃喃应道。 陆计离看着她乖顺如猫儿的模样,点点头,一拉缰绳,带着陆扬及身后的一队二十几人离开。 马车上的赵孝清看着陆计离的身影越来越远,他跳下马车,走到姬宴容身旁,目光里极是复杂和愧疚,姬宴容扭头看着赵孝清,他如初见时那般,温润如玉,清雅端方,触及对方目光中的愧疚之意,她微微一笑,捂着心口微微呛咳,抢在赵孝清出口之前问道:“今日日头正好,赵大人可愿陪宴容走走?” 赵孝清道歉的话语卡在喉咙,瞧着她病弱的模样,有几分犹豫。 “我无事,风
高高在上的少年身边,她觉得自己的思慕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亵渎!
陆计离看着姬宴容脸上变幻的各种情绪,秀眉微拧,看着他时小脸满是纠结无奈,他不由低低一笑:“县主这是在思忖该如何报恩?”
姬宴容一怔,褪去满脸的纠结,微微避开他的目光,声音轻柔无奈:“侯爷想来也无需我报恩。”
“自然不用。”陆计离背过身去,看着亭外蜿蜒的道路,飘飞的花瓣,声音沉稳:“我从未想过挟恩图报,救下县主只是偶然,你原不必这般放在心上。”
“是我不对,我不堪的遭遇,会连累侯爷名声。”姬宴容心头绞动,若不是她的遭遇,怎会让少年明知自己才是她救命恩人的情况下,错认了别人也不吭声,她担一个县主的名头,谁不知晓她身上的脏污,的确……不值得他以高贵的身份与脏污的她相认。
“咳咳……”她小手攥着心口的衣襟,心中的绞痛丝丝缕缕蔓延开来。
眨眼间,身前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指尖微动将她身前松开的披风带子重新系上,大掌拉过她身后的披风帽檐盖在她头上,微凉的风瞬间被掩住,她仰起小脸望去,少年清绝的脸庞如蒙水雾。
“我未曾这般想过,只觉得弱女子生存不易,救你原是顺手之事,后来知晓你的遭遇,心中也未对你有过半分轻贱。县主莫要多想!”陆计离瞧见她略微苍白眉目间隐含的水雾,轻声道:“听闻你那晚之后得了风寒,外头风重,出府记得加件衣裳。”
姬宴容红唇紧抿,不知该如何作答。
她心心念念的救命之恩,于乾宁侯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他高尚不会挟恩图报,但她却不能不还,只有还了恩,两人之间明明白白才能走好各自的归途。
“总而言之,宴容还是要多谢侯爷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侯爷,我早已死了。“她望进他淡褐色的眸中,坚定地说道。
“县主,我没你想得那么弱,所以无需你以身躯帮我挡刀抵剑,我可以自救。”陆计离微微叹息,便知她定然放不下,他勾起唇角,似宽慰道:“你若真要报答,便护好你条命,不可自轻自贱。”
姬宴容眼睫轻颤,看着他,喉间哽咽:“所以侯爷只是不想我困于报恩之境,才未曾言明相救之恩?”
陆计离眸色淡淡,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已然是给了她最明确的回答。
姬宴容心中微暖,原来他未言明相救之恩,只是不想她因他枉送性命,不是因她的遭遇嫌弃鄙夷不屑她的报恩之心。她微微一笑,眼睫处沾着泪珠,心中却满是快慰。
“今虽非乱世,可天下仍有许多不公之事,我见过太多在痛苦边缘挣扎却仍在苦苦求生之人,对比那些身残志坚、举目无亲尝尽百苦煎熬之人,县主还算幸运。”陆计离掏出怀中的帕子递给她,劝慰道:“有过错的是这世道,是别人,不是你。”
姬宴容心中微震,哪怕她用六处浩轩暗桩得来一个县主身份,天下间的人也未曾觉得她毫无过错,可是高高在上的乾宁侯却告诉她,错的是姜英,是这世道,不是她姬宴容的错。
她伸手接过他的帕子,侧过身子,眼角已经绷不住滴下泪来,这狼狈的模样她真不想让他看到一点。
一只温热的大手隔着披风的帽檐压在她脑袋上,她抬眼看去,陆计离淡褐色的眸中满是善意的戏谑,她连忙退开半步,待脑袋上那只大手挪开,她通红着双眼看他,喃喃问道:“侯爷还会做我教习?”
“会!”陆计离收回手,看着她平静道:“所以别想躲懒,回京后我会一一考校。”

姬宴容欣然一笑,朝着他行了一礼,“谨遵侯爷之命,宴容在此祝侯爷一路顺风,早日归京。”
陆计离看着姬宴容朝他行礼,略微苍白的脸颊因情绪变动而染上些许透红,亭中的风裹着凉意吹进来,他伸手捏住一片飘飞进亭中的花瓣,指尖微微摩挲,淡淡吩咐:
“你风寒未好,回府吧!”
相助之恩
春来亭外,陆计离骑在马上,扭头看向身侧马车中探出头来的赵孝清,赵孝清看了眼一旁站着的姬宴容,微微点头,心照不宣。陆计离回过头来看着姬宴容,帽檐下仰头看着他的女子,纤瘦的身姿,本就巴掌大的小脸,这几日下巴瘦削得分外明显。
“照顾好自己,若有难处,皆可求助乾宁侯府。”陆计离神色淡淡道。
“好!”她喃喃应道。
陆计离看着她乖顺如猫儿的模样,点点头,一拉缰绳,带着陆扬及身后的一队二十几人离开。
马车上的赵孝清看着陆计离的身影越来越远,他跳下马车,走到姬宴容身旁,目光里极是复杂和愧疚,姬宴容扭头看着赵孝清,他如初见时那般,温润如玉,清雅端方,触及对方目光中的愧疚之意,她微微一笑,捂着心口微微呛咳,抢在赵孝清出口之前问道:“今日日头正好,赵大人可愿陪宴容走走?”
赵孝清道歉的话语卡在喉咙,瞧着她病弱的模样,有几分犹豫。
“我无事,风寒已经好了许多。”她微微一笑,率先往回城的路上走去,“宴容有些话想同大人说。”
赵孝清看着她的身影,急忙快步追上,两人并肩而行往回城的道路走去,两辆马车在后面不远不近地跟着,车轮碾过石子,发出车厢摇晃的声音,两人一路沉默着。
“初见赵大人,是在上京城中八宝斋,我未曾买走那方端砚,一来彼时的确囊中羞涩,二来那方端砚即便买下也是想赠与赵府的探花郎。”姬宴容顿下脚步,抬头看着赵孝清眸中的惊讶,她解释道:“虽是机缘巧合错认救命恩人,可当时回京后我曾叫人打听过公子,皆传赵府的探花郎才学斐然、人品贵重。那块端砚,与公子甚配!“
赵孝清脸色有些微微泛红,大概是没有哪个女子大胆到如她一般当面夸他。
“可我不是你的救命恩人。”赵孝清思及此,脸上的红渐渐褪去,满是难堪愧疚,“我明知道你认错了,我也知道你要找的人是谁,可我什么都没说,害得你挡剑,险些丢去一条命。”
“大人虽不是宴容的救命恩人,但大人同样对我有恩,宴容铭记于心。”
赵孝清不解,他何时于明仪县主有恩?
姬宴容微微一笑,思忖果然人以群分,她铭记于心的恩情,对他们来说只是顺手相助,不曾有过半点上心。
“画像底稿遗失沦为街头百姓评头论足之物,我被逼婚迫不得已自尽之时,是大人寻得乾宁侯府相助,保全宴容最后的颜面。大人高风亮节不曾记挂于心,殊不知于我这等小女子而言,相助之恩有多难得。若我知晓大人并非当日恩人,便是这相助之恩也值得抵消这一刀。“
赵孝清心头有些苦涩,他觉得是这个女子对他的安慰之言,心中的愧疚分毫未减。
“大人知晓我的遭遇,我的身份和处境,当知道我被众人鄙夷厌恶,被亲近之人嫌恶唾骂时,大人的相助之恩,于我而言到底有多么重要。“姬宴容说完,目光柔婉坚定地看着赵孝清。
赵孝清心头微动:“县主真的不怪我?”
“我从未怪过大人。”姬宴容笑得惬意,许是与救命恩人

Copyright © 2024 滇ICP备2023009651号-116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小说 侵权投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