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完结热门小说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封源之时宜)_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封源之时宜完本完结小说

完结热门小说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封源之时宜)_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封源之时宜完本完结小说

小说推荐
2023年11月16日 05:21:07
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 封源之 时宜 小说推荐
少女没有夭
以封源之时宜为主角的小说推荐《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是由网文大神“少女没有夭”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24K纯直女的疯批女大佬VS外冷内热的娇娇美男财神爷!(真财神!字面意思)传说帝国秦都有个封家,像...

完结热门小说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封源之时宜)_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封源之时宜完本完结小说

时宜能打。

封予枭也不差。

被人锁了喉,封大少还能保持镇定,反手解了扣,对视一眼,俩人眼中都燃烧着斗志,时宜挑衅的看了一眼他,头也不回的从三楼跳了下去。



这疯女人。

封予枭瞳孔微缩,紧接着也跟着跳了下去。

一男一女,医院前空地,开始全武行,多新鲜呐,热兵器时代,俩人玩儿上近身肉搏了,并且打的风生水起,拳拳到肉,主打一个打不死对方,就往死里打他。

渐渐的,俩人身上都挂了彩,时宜那张娇媚的小脸上全是灰尘,隐隐的还有几处刮擦透出血痕来,身上更是。

不过封大少这边也不好受,顾忌着她是女人,没放开手打,全身上下没一块不被她踹的,脸,胳膊,外露的地方全是青的,有的伤口还渗着血,而且这疯女人下手贼狠,好走下三路,断子绝孙腿使得虎虎生风。

“怎么,战斗力下降啦,挂彩啦,你求求你小姑奶奶,我放你一马”

时宜不讲武德,再来一招猴子偷桃,气的封大少一蹦三尺高,什么高岭之花,霸道总裁,通通不见了,他已经斗红了眼,神色更加阴沉。

“哥”

一道轻轻的,模糊的像是听不太清楚的声音传来,封予枭已经脱离的理智瞬间被拉了回来,他和时宜同时间停下手,看向那人。

封源之还是那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经这一次,他的身体仿佛又单薄了许多,这次只能勉强坐在轮椅上,瘦弱的身躯几乎是陷进去的,宽大的病号服罩在他身上,风一吹,衣衫飘飘。

他矜贵,漂亮,身姿修长,犹如中世纪壁画上的王子一样,让人感叹,这样的人类,竟也生动灵活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时宜甚至觉得。

那么骄傲耀眼的一个少年,他就应该什么都如愿以偿。

可是天不遂人愿,封源之捂住嘴,低低的咳嗽起来,白净如玉的面颊染了点红,身姿如飘摇的柳絮。

这副破身子。早就受够了。

封源之敛下眼角的情绪,对大哥勉强的笑了笑,说道。

“咱们回吧。”

语气温柔的,轻轻的。

“好。”

对弟弟向来是独一无二的疼宠,封大少应承下来,接过了保镖的位置,自然的推着封源之。

时宜三步并作两步跟上去,在封予枭威胁的目光中,依旧不怕死的用手指头戳了戳大美人的肩膀。

“封,源之?”

“是我。”

“内什么”

听到他清冽如水的声音,时宜百年不遇的忸怩起来,耳根可耻的红透了,心里玛卡巴卡了半天,终于说到。

“你应该不知道吧,我最近带你养病。”

“知道,妈跟我说了。还说你是医生,最好能帮我治病。”

封源之勾起一个清浅的笑,仿佛他真的相信。她能治疗他的病。

“害,内什么”

没来由的,脸皮强悍的城墙拐弯都打不透的时姐怂了,脸这次是真的红的要滴血了,她悄默声的揪着自己的衣角,感觉自己如鲠在喉,还不如噶了算了。

因为她根本不是什么劳什子医生!

那是她家便宜爹妈为了面子给她杜撰的身份,她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咋会干那个用脑子的事儿啊,说个冷笑话,她高考都没考到四百分。

上回封大少说她是医生的时候,为了糊弄人家她没吱声,全当是个美丽的误会,也为了装一比,现在美人这么说。

谁懂啊,她尴尬的要用脚趾抠出来,一座魔仙堡了。

见她没有下文,封源之觉得自己可能是话太多了,招人烦,没跟女孩子怎么相处过的他并不懂女生的心思,解释道。

“你不用担心,咳咳咳”

“哎我不是担心”嘴快的时宜恼怒的挠了挠头发,重新组织一下语言,说到。

“反正我不是担心咱俩处不好!”

见封源之又要说话,时宜这次手比脑子更快,直接用手堵住了他的嘴。

“祖宗,您老实养病吧,别说话了,你咳的我脑瓜子嗡嗡的。”

此话一出,不仅封源之不说话了,连封予枭也愣住了,旋即面上浮现不悦。

这疯婆子真是啥话都说,不过脑子的。源源不过是跟她说几句话她就嫌烦了。

啊这。

后知后觉自己说了啥的时宜,她脸也黑了,怪就怪在她这张破嘴,好话都让她说死了,她怕美人误会,立马解释道。

“我可不是嫌你咳嗽烦人啊,我是心疼你,心疼你知道不?生病的人就该做好娇弱美人的角色,别为别人操心,别为未来操心,好不好。”

她跑到他轮椅前,弯下腰,像小狗一样抚摸着男人毛茸茸的短发,他的头发跟他一样,软软的带着奶香。

时宜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脸色,严肃的,认真的看着封源之,以至于那双好看的眸子熠熠的闪着光,她此刻庄重的像是要许下什么重要的承诺,美得像是抚慰世人的,神迹初现的天使。

于是他听到她说。

先于她的声音他听到了自己的,瘦弱的胸腔里,那颗羸弱的心脏跳动不停,砰砰砰砰,仿佛迫不及待的,在等待一个救赎。

她说。

“封源之。”

“你这条命,我护下了。”

“你什么也不要听,什么也不要管,只管跟好我的脚步。”

“我要救你,就一定可以。”

他听到他的心跳如鼓,看到她眼里的坚定不移,二十三年来,没谁能这么笃定的说能救他,妈妈总告诉他要坚持,大哥总告诉他会过去的。

仿若一切痛苦,灾难,疾病,折磨,都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烟消云散。

不,不止如此。

封源之痛苦的闭上眼,大哥和妈妈只是尽力的拖着他,给他一丝虚无缥缈的安慰让他活,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救他。

可是他真的好痛啊,真诚的希望每一瞬间闭上眼,就应该真正的死去。

按理说他拥有爱,拥有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家人的疼宠,拥有美貌和财富,应该无比的想活。

但是这样拖着一副病躯活着,还不如死去。难以置信,封源之从出生那一刻起,他就没有过正常人的时刻,他跑了会咳嗽,摔了会止不住血,热了会脱水,冷了会发烧,所以,他想死,至少,他再也不用疼了。

妈妈和大哥也会拥有正常的生活。

封源之已经习惯那样坦然赴死的自己,把自己的结局在心里幻想了一万遍。

所以她说的那种活下来,他不敢信。

怕那真的是一场梦境。

“封源之!”

时宜看到他眼角流下泪来,她惊慌的用手擦去他眼角的泪水,然后捏住他的下颌,狠狠地命令。

“睁开眼睛”

然后,她看到他眼里一片苍茫的泪,心下了然。

那个瞬间,时宜再次低下头,被蛊惑了一般,在他耳边说道。

“你想什么?”

“告诉我。”

似是承受不住她的问话,封源之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得眼尾,鼻头通红。

“源源。”

封予枭急切的上前,时宜已然拍着他的背,语气生硬。

“你要学会,控制自己咳嗽的节奏,不要任由自己的身体捣乱。”

按理说久病成医,可看封源之这样子咳嗽,分明没有好好待过自己,自虐一般的凶狠的咳,像要给肺咳出来一般。

好一会儿,直到给封源之推到VVIP的房间,让他平躺到病床上,他才止住咳,时宜马上给他倒了一杯水,命令道。

“喝”

其他人都是哄着,宠着,封源之从没听过有人这么命令他,一时间小孩子脾气上来,他抿紧了嘴,看样子死活不听,死活不喝。

封予枭看他弟弟那么难受,立刻想要把杯子从时宜手上抢走,咕哝道。

“不喝就不喝。”

虽然声音小,还是让时宜听到了,她眼神在封源之和封予枭之间来回晃,灵光一现,仿佛抓到什么联系。

霍,她还疑惑为啥病了这么久的人还不会咳嗽,原来都是有人惯的宠的,这美人从心儿就已经娇的不行,这把她算是揪住了封予枭的小辫子,把出了封源之的脉。

她美眸狡黠的一眨,封源之凭借上次的经验,顿感不妙,试图后缩。

可时宜是什么级别的老狐狸精了,还闹不懂他脑子里装什么废料吗?当机立断直接给他扶起来,自己喝了口水,直接吻了上去。

艹啊眼瞎了眼瞎了。

周围的医生护士上道的背过身去,继续往封源之手上扎针,默默吐槽,他们打工人永远是老板们play中的一环。

被迫的喝了这口水,时宜还嫌不够,又再喂给封源之一口,这男人被呛得咳嗽了一下,下意识的看了时宜女魔鬼一眼,没敢放肆的继续咳。

“乖哦。”

看他这样乖,时宜心情瞬间好了好几个等级,耐心跟他解释道

“你喝完水是不是嗓子好多了?”

“还有,如果你继续这样不要命的咳,总有一天你嗓子和肺也会坏掉了。”

“坏掉就坏……”

封源之有了力气,下意识的反驳,又看到他哥还在场,自知理亏的闭上了嘴。

时宜听到这话,眉峰一挑,怒气值瞬间上来了,感觉自己有这个熊孩子,血压都高了,在他耳边,阴恻恻的威胁。

“坏掉好啊,嗓子坏了,变成公鸭嗓,天天嘎嘎嘎,公鸭子唱歌你先领唱,保准得第一。肺坏了,那更牛逼呀,白天黑夜都让你睡不着觉,一天到晚的咳,林黛玉都不如你啊,她都得下去,这宝座换你来坐,反正你也美,不是愿意咳吗?来啊,你继续!”

说到最后,时宜真来了点火,冷声说。

“没听见?让你继续。”

封源之又偃旗息鼓了,索性闭上眼,把被子往脸上一拉,谁也不搭理。

刚才时宜那一套胡言乱语虽然话糙,但是真有效啊,封予枭看着他弟弟头一次这么听话,不仅喝了水,被怼还老实的躺着睡觉,不知道为啥,他还有点解气。

这小瘪犊子仗着体质不好,一天到晚就会折磨他跟他妈俩,他爹走得早,他又虚长他几岁,若说给弟弟当儿子宠,emmm,当女儿宠爱也差不离。天天要星星给星星,要月亮给月亮。

活祖宗遇上活阎王哈哈哈哈。

封予枭这次放心了,上前拍拍自家弟弟的头,憋着笑说到“公司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回见嘿大哥!”

时宜自来熟,仿佛给那一场不快忘个干净,见他要走,立马热情相送,小嘴儿跟抹了蜜一样。

“刚才咱俩不打不相识,大哥您宰相肚里能撑船,千万别在意哈。一笑泯恩仇了啊。”

开玩笑,说点好话算啥,财神爷走了,她不磕俩都算她礼数不周。

听到这话,被子里突然钻出来一个小脑袋,这家伙扁着嘴,悄咪咪的偷看旁边这个乱发散热情的女人。

真要命。

封源之觉得,碰到她,真不知道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言而总之,要不他还是去死一死吧。
小说《宠疯了!女大佬家的财神爷奶唧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