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最新热门小说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_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小说完结免费

最新热门小说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_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小说完结免费

现代言情
2023年11月16日 05:32:36
江花红胜火 江谨桓 霍煊 现代言情
陆楠瑾
叫做《江花红胜火》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陆楠瑾”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江谨桓霍煊,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表面冷漠霸总内心忠犬恋爱脑×冷艳女明星“江总,夫人她……”“怎么,想开了?不闹离婚了?”“这倒不是,夫人还是……想离婚。”助...

最新热门小说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_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小说完结免费

霍煊没想到他大半夜跑出去酗酒,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急还是该气,顾麒多精啊,一看这氛围早就脚底抹油跑了,她赶紧把人带进屋,喝醉的男人不太听话,没人帮助她不能顺利把他带上楼,只能把他放在沙发上,然后认命去给他煮醒酒汤,水果还没切完,江谨桓这个醉鬼不知道怎么跌跌撞撞摸进了厨房,搂住了她的细腰。

“你做什么?”她有点紧张,手也忍不住开始发抖。

“别切水果了。”

他抓着她的手:“手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碰到玻璃渣了。”

江谨桓忽的伸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手指,“小心一点。”

霍煊浑身如遭电击,明白了,他肯定是喝多了,喝少了不是这样的,他不会这么不清醒。

江谨桓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花果木体香,混着淡淡的茉莉香粉的味道,周遭的空气越来越闷热。

霍煊有些紧张:“你干什么呢?”

“哄你,陪你过结婚四周年。”男人眸光迷离。

“奶奶让我们找时间回家看望她。”

“好,这个不着急…….”

随后霍煊惊呼一声,发现自己被男人抱了起来,她好似半推半就被男人按在了沙发上,沙发上的软垫还是新婚的时候霍煊自己挑的,男人把她压在软垫上,气氛已经旖旎到了这里,霍煊却惦记着炉子上的醒酒汤。

“汤……”

然后被男人堵住了嘴巴。

“乖一点,我们不喝汤......”。

她想起新婚第一夜,男人也是这样诱哄着她,“放松一些,对,乖一点.....”

亲吻自胸口而下,随着呼吸起伏,屋里的氛围渐入佳境,幸而厨房装置先进,红外线感应到主人不在活动区就自动关火,霍煊松了口气,又有些无语,心想这醒酒汤估计做不成了。

不会引起火灾就好,她终于安心了。

但是笼子里的猫好像被弄醒了,焦急的喵喵叫了几声。

男人发现她走神,突然咬了一下她背后的蝴蝶胎记。

她吃痛:“你属狗的啊!”

男人没回答,只是面色沉沦:“阿煊…….宝贝……..”

霍煊顿觉浑身冰凉,他叫谁阿萱呢,至少他没有这么叫过自己,这世上只有妈妈会叫她宝贝。

她旋即一阵苦笑,原来刚才的怦然心动全是对错了人,原来自己混了四年混成了谁的替身。

顾麒真厉害,不愧是游戏花丛的老手,三言两语就把她给骗了,让她觉得江谨桓真的是因为她难过,可他又能难过什么呢,他那么自由,又不是自己这只笼中鸟。

这种富二代,莺莺燕燕的情史那么多,她顿觉有些亏,毕竟自己那个初恋都不算特别像样。

可是她也没办法骗自己说自己对江谨桓毫无感觉,她忍不住环抱住江谨桓劲瘦的腰:“阿桓.......”

完事后江谨桓在沙发上睡倒,还死死箍着她的腰。

她的手触碰到男人的耳朵,那里挂着一副茉莉花耳钉。

她记得之前在乔雅萱那里好像也见过同款。

她瞪着眼睛盯着墙上的挂画,听着隔壁的猫叫,难受的有点想哭。

这会儿明明累的不行却毫无睡意,右手被江谨桓牵着,她只能用左手摸过手机,以前刻意训练过的左手毫不费力的滑动屏幕,她看到了搜寻网的一条新闻:当红女星乔雅萱疑似被神秘富豪包养,知名的“小花吃瓜”的娱乐小号“瓜田理下”还po出了照片,照片上的男人中年谢顶,不是江谨桓,难道江谨桓是因为这件事难过?因为乔雅萱背叛了他?

她心凉不已,心想原来男人也是可以情深的,只是不是为了她而已。

但如果可以得到这样的情深,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她托着腰去了浴室洗漱,费力把人搬去卧室,一夜无眠。

翌日一早,阳光璀璨,郑和准时来接自家总裁。

即使江谨桓宿醉,依旧在生物钟响的时候起床了,他还有点头疼,坐在床上,脑子里依稀闪过昨晚的一些画面,仿若食髓知味一般摸了摸唇角,记忆的最后,他吻着霍煊呢。

霍煊还在被子里睡着,他伸手给她盖了盖被子,然后忍不住掀起嘴角,就知道她睡觉不老实喜欢踢被子,而且她睡姿不好,滚到他怀里会压着他的胳膊当枕头 时常半夜把他压麻了让他不得不松开她冷静一下,以前每周只有周末回来,他还挺舍不得这种感觉。

霍煊的长发在床上铺开,猝不及防被江谨桓的胳膊压住,她有些不舒服的哼哼唧唧,江谨桓就立刻会意挪了挪身子。

这阵子天还比较凉,霍煊怕冷,床上还铺了两层褥子,江谨桓睡出一身汗了,她好像还觉得刚刚好。

霍煊睡得浅,江谨桓刚起身她就醒了。

江谨桓发觉她醒了在装睡,那对长睫毛好似雨中的蝴蝶翅膀轻轻颤抖,让他忍不住心软,于是他也不拆穿,俯下身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享受这一刻的暧昧柔情。

“宝贝,早安。”

小姑娘好像对于这种事总有些恐惧,他不知道是为什么,却愿意慢慢陪着她改变。

只要她还需要自己。

他起身去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衣服下楼,芳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饭端上桌,鱼片粥、水晶饺、纸皮烧麦、桂花糕、牛角包、烤华夫、马芬蛋糕、切盘水果,水煮白焐蛋,还加两杯燕麦奶,霍煊能多吃几口的早饭都在这里,得亏芳姨能力强,一个人能做这么多。

芳姨说:“老宅又送了点龙利鱼来,还是让夫人拿去送朋友吗?”

江谨桓点头,“一点小事,她自己做主就好。”

他看到桌子角落放着的蛋糕,走过去一看。

蛋糕上的粉色狐狸是霍煊喜欢的,听说那个玩偶很难买,要从国外代购,他起了心思,交代站在一边的郑和:“去买几只这个狐狸玩偶,夫人喜欢。”

“是。”

他一脸餍足,一早心情就很好,即使宿醉有些头疼。

拿过养胃的中成药丸吞了八粒,她想起他爸之前说的话,他已经成家立业了,不爱吃药就是不顾惜自己的身体,往大了说就是对自己的婚姻不负责。

蛋糕上写着四周年快乐,他更是被取悦了,心道原来她也和自己一样,用心的期待一起走进携手的又一年。

芳姨又唠唠叨叨说昨天的饭菜没吃有些浪费,他自觉理亏的摸了摸鼻子。

“跟夫人说,今天我早点回来吃饭。”

芳姨一愣,心想工作日也回家吗,这可太好了,小夫妻俩感情好,她得赶紧告诉老太太,抱曾孙有希望了。

江谨桓不知道她的想法,起身拿起衣架上熨烫好的西服外套就要走。

芳姨追出来,手里拿着保温桶。

“昨晚太太给你做的醒酒汤,我帮你热了下,带去喝。”

那是霍煊做的醒酒汤,可不是一般的醒酒汤。

江谨桓忍不住笑了下,然后转头朝楼上看了一眼,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目光缱绻的很。

“嗯,她昨晚累着了,让她好好休息吧,晚上我早点回来。”

芳姨为他们高兴,连连称好。

江谨桓走出几步,又折回来安排:“给她炖点燕窝粥,补补。”

芳姨露出一副我都懂的笑容,连连点头。

他刚拉开车门,芳姨跟上去几步,“对了谨桓,有些话你心里应该有数,但芳姨还是得跟妳唠几句,昨天芳姨回麓山小馆......”

江谨桓说:“我妈那里又说什么了?”

芳姨想了想:“虽然那个卢月是照顾妳长大的阿姨,但芳姨还是想说,她对少夫人不太友好。”

江谨桓点头,“我知道的。”

卢月是小时候就照顾他的保姆,父亲和奶奶都很放心她,刚结婚的时候卢月也在清风雅苑照顾,因为她从小照顾江谨桓,江谨桓也很敬重她,却不知道她一直很看不上霍煊,而且在江夫人那里嚼舌根子。

更过分的是,江谨桓不在清风雅苑住的某一周,她直接把女儿林丽芬带到清风雅苑住下了,还说什么她女儿是江父的干女儿,住这里是名正言顺的。

江谨桓知道后就把这事告诉了他父亲,由他父亲出面,把卢月给叫了回去。

现在卢月就负责伺候江夫人,也还孜孜不倦的说霍煊的坏话。

芳姨说:“听说昨天就是她撺掇的,江夫人又来找霍煊的麻烦了。”

江谨桓点头,“我知道了。”

芳姨说:“少夫人人很好的,你不要因为别的人说了什么,去误会她.......”

江谨桓点头,“她很好,我比谁都清楚。”

想到霍煊,他便又止不住笑意。

郑和坐在车里,看着自家杀伐果断的总裁这副不值钱的样子,忍不住偷笑,想偷拍又不敢。

江谨桓上了车,听到郑和在快乐哼歌,江谨桓:…….

郑和:“少爷心情不错。”

江谨桓别扭的转过头:“多嘴。”

郑和得寸进尺:“少爷四周年快乐,有没有奖励啊?”

江谨桓无语:“知道了,给你加奖金。”

他打开车载电台频道,正在播放海城地方节目“城市之声”,主持人张萌萌为各位赶路人点了一首《快乐出发》。

江谨桓摆弄着手机,昨晚江云还给他留了微信,祝他纪念日快乐。

江谨桓给她发了个红包,江云没收。

【江云】:谢谢哥哥,我有钱,等我毕业的时候你和嫂子一起来看我的毕业典礼啊!

【江谨桓】:好。

阮堂贱嗖嗖给他发截图,是他管霍煊要了两千块钱。

江谨桓气死了:穷疯了吧你,我给你的给少了?

阮堂言之凿凿:可是嫂子给的更香啊。

【江谨桓】:她才多少钱,给我吐回去!

【阮堂】:哇,你好抠索,原来你不给老婆生活费零花钱!

【江谨桓】:......她自己不要我有什么办法。

【江谨桓】: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

【阮堂】:回宁城呗。

【江谨桓】:不打算留在海城?

【阮堂】:这俩地方才离得多远,我要是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啊。

【江谨桓】:行,滚回去有人收拾你。

阮堂当然明白他这句话的用意,在宿舍哆嗦了一下,“我靠,这天真冷。”

室友就笑他,“阮哥这是肾虚吧。“

“滚!”

“阮哥不去上班吗?”

“这就走,等着用厕所呢。”

他有些烦闷的看了眼卫生间的门,他那个室友卢霄是海城这里一个小老板的独生子,刚开学那会儿和阮堂不对付,结果江谨桓来看他被卢霄看见了,卢霄一直想借着阮堂勾搭江家,让他很是无语,后来两人直白的吵了一架,大学四年都没好好说过话。

室友何晨压低声音:“听说卢霄就在自己爸爸公司实习,好像他们家打算往港城那里去做项目了。”

阮堂呵呵,“这有什么,我堂哥还和港城北堂家做生意呢。”

“北堂家是厉害,那我表哥可比北堂家厉害多了。”

何晨说:“那阮哥怎么没去江睿实习啊。”

阮堂无语,“我嫌命长吗。”

何晨笑呵呵,“阮哥家里这么厉害,发达了记得带带我们啊。”

“客气了客气了。”

等卢霄从卫生间出来,他白了阮堂一眼,“不就是生的好一点,有什么了不起,那江谨桓又不是你亲哥。”

阮堂:“那你倒是想认个这种亲哥啊,可惜没门。”

卢霄哼了哼,踢了一脚垃圾桶。

阮堂上了个卫生间,收拾东西从寝室离开,他现在在毕业实习,不过没有去表哥的江睿,而是去了自己堂哥的公司。

他堂哥阮暨明也是海城响当当的企业家好吧。

车上,江谨桓忽略了晏升发的奇葩跳舞视频,点进那个不常使用的微博软件,熟练的切换了小号,看到他的唯一关注发了一条微博。

@雨隹火宣:好漂亮的项链,四周年快乐,J先生。

图片上,小姑娘的皮肤白皙,锁骨深得可以养鱼,配上那条艳丽五彩的项链,珠光宝气到让人移不开眼睛。

江谨桓忍住了点赞的手,心情更好,嘴巴都要咧开了。

“她发我送她的项链了,她心里有我。”

郑和随意接嘴,没考虑后果:“理论上说,那项链价值一个亿,夫人喜欢很正常。”

江谨桓无语撇嘴:“你懂什么,她不是物质的人,她就是喜欢我,才会发我送她的项链。”

开车的郑和:???什么玩意儿,总裁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吗?恋爱脑总裁要不得啊!要被发配去挖野菜了!

江谨桓顺手翻着霍煊的微博小号,她这个账号是高中的时候就注册的,江谨桓能搞到这个账号,还得归功于他聪明。

他曾经以某个身份陪伴了霍煊大半年,知道她经常玩微博,而且会在上面分享自己的生活。他就根据霍煊高中的关键词,在茫茫账号海洋里把霍煊的这个小号给捞出来了。

怕霍煊发现,他从顾麒那里打劫了一个小号关注霍煊。

如法炮制,霍煊大学入校办了个校园卡,江谨桓也第一时间拿到了电话号码,他通过那个号码发现霍煊还有个微信小号,尝试加过这个账号,但是失败了。

小顾总一向认为他这种视奸美女的操作很可怕,江谨桓:“嗯,确实,你是帮凶。”

郑和开着车,说:“江总,罗副局那边给我传消息了,说谢谢江总的厚礼。”

“嗯,改天约他吃顿饭吧,不过他高升了,应该没那么好请。”

江谨桓的手机响了,他关掉微博接通电话:“喂,罗德。”

“好久不见,Gavin.”

江谨桓说:“你还在国外吗?”

“回海城了,学校开学,这阵子一直在忙讲座,下周莱森夫妇来海城,我会帮你一起接待的。”

“好,那真的太谢谢你了。”

“说谢谢太虚了,什么时候请我吃个饭?”

江谨桓心情好,“择日不如撞日,晚上去我朋友的酒吧喝酒?”

“却之不恭。”

挂了电话,他跟郑和说:“到公司先把小谢叫来,我跟她聊一聊。”

“好的。”

“还有,前几天我爸说他想安排姑苏卓家的小丫头来江睿工作,她是来拿实习证明的,只工作几个月,我看了她的简历,打算把她安排到江亦的部门,让江亦带她,人过一阵子就要来了,你帮忙安排一下。”

“好的。”

霍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好像被一辆大卡车碾过,她止不住问候江谨桓全家,一想到他全家带着自己就有点悻悻的。

她突然想起这次又没有吃药,算了,吃药多少对身体不好,再说自己是安全期,应该没事的。

她摸到床边的手机,看到自己的小号有了几个点赞。

她下了床,洗漱后慢悠悠挪动去了餐厅,芳姨果然善解人意端来燕窝粥,然后热切的目光盯着她。

霍煊:……我毁容了?

芳姨失笑:没有呀,太太一直都是倾国倾城的。

芳姨给霍煊倒了牛奶,又给她剥了个鸡蛋,“少爷说夫人太瘦弱了,还是应该多吃一点。”

霍煊看着满满一桌早餐,“够了,吃不完了……”

“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想吃就吃。”

霍煊嫁过来的时候江谨桓就跟芳姨说过她身体弱,又贫血还低血糖,时不时手冷腿软,让芳姨多给她补补,芳姨每天变着法给她做菜,隔三差五炒菜里放动物肝脏,经常给她炖各种红枣枸杞桂圆汤,没事就给她准备鸡蛋牛奶,竟然也没把人给喂胖了。

霍煊伸手进了盘子,拿了个烧苗,这种淮扬烧麦是芳姨跟大师傅学了做的,特别入味,但是不能多吃,容易不消化。

芳姨说:“下午给你烤松饼吃?”

霍煊叹气,她之前自己在家做松饼被芳姨看到了,她就以为自己喜欢吃,经常给她做。

“芳姨,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吃松饼。”

芳姨:“好,那芳姨下午给你换换花样,我们不做松饼了,做个烤华夫怎么样?”

“芳姨买了点材料,到时候给你做姑苏的糕点。”

“不麻烦了芳姨,我下午可能要出去。”

“那你回来吃饭吗?”

“回来的。”

霍煊吃完饭,拿起手机一看,室友给她推荐了几个娱乐公司,有八五花刘旸的天昊娱乐,有京城的长安缭乱,有出过知名优秀演员的圣安娱乐,也有和外国资本合力打造的泰康影视,当然也少不了最近风头很盛的盛世繁花和星芒娱乐。

她向她们发去感谢爱心表情包,却不打算自己找这几个公司,前些年虽然没有出去工作,但她做兼职的平面模特公司和一些小型演艺公司也都给她抛出过橄榄枝,她没接而已。

霍煊给一个熟悉的姐姐打了电话,这个姐姐叫石屏,毕业后就在京城从事艺人经纪管理工作,她就是在刘旸的公司,负责带新人,霍煊和她聊了聊,因为她只打算在海城附近活动,石屏给了她一些相关的建议。

霍煊联系了以前上学的时候第一个找到她的星探,这个星探有些惊讶她会主动联系自己,然后就和她聊起了这两年的生活变化。

她很客观的跟霍煊分析了她的星途,也给她规划了和自己的理念符合的发展道路,霍煊觉得靠谱。

但电话里的沟通还是比较浅薄,霍煊跟星探杨姐约在咖啡厅碰面。

第一次见面不能迟到,不然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霍煊稍微打扮了一下就出门了。

她没开车,依旧选择了坐地铁。

她戴了个口罩,还是有不少人在打量她。

霍煊等到一个空座刚坐下来,就有人来要她的微信,被她拒绝。

路上再刷了刷娱乐新闻,关于乔雅萱的绯闻应该是被及时公关处理掉了,叶落无声。

取而代之的是顶流兰钊被私生饭骚扰导致剧组停工的新闻,兰钊工作室发了律师函正告狂热粉丝,那个一直骚扰他的粉丝被警察请去喝茶了。

现在哪个明星没几个狂热粉丝,而且这都是半个月前的事情了,估计兰钊的新闻是被拉出来转移视线的。

陷入桃色新闻的符小菲被人拍到在国外街头喂鸽子,似乎心情不受绯闻影响。

评论区的人却好像已经判了她死刑,各种荡妇辱骂不堪入目。

海城新闻上有一条关于市委领导的调任通知,上一任海城文旅局局长则因为贪污腐败落马,年仅三十岁的罗明昊升任海城文旅局副局长,霍煊对海城文旅局唯一的印象就是以前剧团的叔叔阿姨说起过海城剧团就是因为没有资金倒闭的,应该都是这位局长挪用公款的手笔,而同期的海城戏社的社长与前海城文旅局局长有些关系,之后整个戏社都蓬勃发展,里面的几个管理人员也步步高升,不过这年头也没什么人看戏了,戏社也就是个空壳子。

手机上收到一条微信,来自被她屏蔽的老同学江澈,“我在海城,有空见一面吗?”

她和江澈都是一个高中但不是一个班,大学都是海大表演系的,江澈也算追了她四年,一直被拒绝一直迎难直上。

他每次想请霍煊吃饭都被拒绝了,竟然还能这么锲而不舍像打不死的小强是霍煊没想到的。

她到室友群里问了问,得知这个江澈毕业做了横漂,现在还在横店跑龙套呢。

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也不是每个人一开始拍戏就是男一号女一号的,很多人都需要好多年的锤炼才能爬上来。

这条消息她照例没有回复,地铁到站,霍煊从地铁站走出来,又接了个电话,来自江谨桓的表妹刘景清。

刘景清说自己今天去了麓山小馆看外婆,遇到了芳姨,正好想起昨晚是霍煊和江谨桓的纪念日,来问问他们是不是过得特别愉快的。

霍煊:“.......还算愉快吧。”

刘景清笑嘻嘻,“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外甥呀?”

霍煊:......

刘景清调侃了她一会儿,“好了,我不笑你了,我在路上,给人送货。”

江谨桓这个表妹是个非常能干的性子,她是国外回来的,和朋友一起在海城创业,搞洗护用品品牌,每天自己开个大金杯去送货,他们做的那个牌子也很不错,她经常给霍煊送自己品牌的洗护套装,用着确实不错。

把手机塞进包里,霍煊就进了和杨姐约好的店。

店里放着冼伦开创的流行音乐,因为太知名了,霍煊随口都能跟着哼唱几句。

这次见面非常理想,杨姐想签她在他们的星芒娱乐,老板传言是市医院的一个富二代医生,她对此没什么意见,星芒是近些年出了些作品的娱乐经纪公司,和现在炙手可热的独立艺人兰钊都有合作,业界口碑不错,带出过一系列实力派演员,而且公司文化不以炒作出名,她很喜欢。

霍煊在看星芒的介绍册,星芒暂时没有特别火的艺人,霍煊看到了自己的同学谢寒,她还没毕业就签了星芒,现在也算是有一些拿得出手的作品,但算不上一线艺人。

杨寒说:“我研究过现在当红的女艺人,之前网友票选的新四小花旦,你知道吗?”

霍煊点头。

海城“盛世繁花”的乔雅萱和邓文翠,京城“扶苏草娱乐”的米欣和程瑶被评为“天南地北”新四小花旦。

乔雅萱和邓文翠不用多说,都是最近当红的艺人,米欣也挺传奇的,她是京城豪门的小姐,却自己改了个艺名勇闯娱乐圈,没用家里的关系还红了,一直到她的海报铺天盖地,家里人才从商场代言广告上知道她去演戏了。

而程瑶是外籍华人,演戏演出名后又退出演艺圈回到学校读书去了。

杨寒说:“在这个圈子,其实红不红是玄学。”

“做好自己,等个契机就好了。”

霍煊点头,“我其实不是很在意红不红,我只是想有戏拍。”

杨寒看着眼前眼神真挚的少女。

霍煊说:“杨姐,咱们也认识很长时间了,我上大学那会儿跑过几个龙套,没有拿到过大一点的角色。”

她还尝试过一些小制作的主角试镜,都差点签约了,角色被人拿走,那人说有人授意不让她拍戏,随后她就被江夫人叫回了家里。

江夫人希望她不要学表演当演员,霍煊却很坚持,最后闹个不欢而散,但自那之后她也清楚了,她只要在豪门一天,恐怕就不得自由。

但既然已经要走出这段婚姻了,那应该也没事了吧。

杨寒说:“说实话,你的长相,也许就算不拍戏也适合娱乐圈,就像以前有一位顶流,专门拍拍硬照、走走秀、做个花瓶美女也能红。”

霍煊说:“但是那样不长久,而且以色侍人,年老色衰,色衰爱弛。”

杨寒笑了笑,“果然啊,有文化的人就是不一样。”

她朝霍煊伸出手,“好,那就期待我们一起,创造明媚的未来。”

约了下周签合同,霍煊出咖啡厅的时候,接到了安菲的电话,安菲笑说她下周回国,问她要不要代购东西。

“你哥哥不是说你下个月回国吗?”

安菲:“是我订错了机票,所以提前回来了。”这倒是符合小丫头的马大哈性格。

霍煊和她嬉嬉笑笑,酒窝如花枝乱颤,约好了下周去给她接机,退出电话界面,又看到了那条未读的墨淮的短信。

她不会去接机墨淮的。

江谨桓一早到公司,头还在疼着,把醒酒汤喝完,谢风华就过来了。

“江总。”

江谨桓抬头看了看她:“坐。”

谢风华有些拘束:“江总,我提交离职材料了。”

江谨桓说:“你哥哥知道吗?”

谢风华一愣,摇头,“哥哥不在国内。”

江谨桓皱眉,“自己做主的?”

“嗯。”

“那我得问问你,为什么要走?”

“我觉得这里工作不适合我,秘书处人很多了,我和周小姐都是来混日子的。”

“其次,我......”

她咬了咬牙,“江总,我觉得这里的环境太尔虞我诈了。”

江谨桓轻笑,“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她点点头又摇头。

“那我给你调到其他部门呢?或者去别的副总那里?”

谢风华还是摇头,“我就是不想在江睿了。”

“好吧,那你就走流程办离职吧。”

“谢谢江总。”

“那你离职了准备去哪?回自家公司?”

“去找我哥吧,家里的产业本来就基本都在国外。”

“那行,替我问你哥哥好。”

“江总,那流程是必须要一个月吗?”

“你跟郑和交接,看你意愿,最快这周就能走。”

“谢谢江总!”

谢风华出去了,江谨桓摇了摇头,头一次见有人离开江睿这么迫不及待的。

和谢风华谈完了以后郑和就进来了。

“江总。”

“谢风华的辞职流程正常走,你给她加快一点。”

“好的。”

江谨桓联系了谢风华的哥哥谢君华,谢家的产业基本都在国外,他这个妹妹回国本来也是意外,谢君华一听是妹妹主动要辞职,还挺高兴。

“行啊,辞就辞了吧。”

“不过江总,你是不是吓着我妹妹了?”

“算是吧。”

谢君华失笑,“你这样的,真的不会把你老婆给吓坏吗?”

“你什么时候回国?”

“不知道呢,檀家小子和我在一块儿。”

对面有人大喊一声桓哥,江谨桓无语,“行吧,我就跟你说一声,怕你不知道你妹妹的事情。”

“我知道,我妹妹和周家那个小姐一起进江睿的吧。”

“周家那小姐刚进去就跟水家的丫头吵了一架,把人吵得第一天就撂挑子不干了,现在又把我妹妹给挤走了,有两把刷子啊。”

江谨桓无语:“也不全是周馨儿,我这儿正好发生了一些事情,估计也是吓着小妹妹了。”

“算了算了,我这儿给她重新找个活,也是劳你费心。”

挂了电话就投入其他的忙活当中,郑和有条不紊的安排了各个会议,江谨桓掐着时间又去参观了实验室,顾年跟在他身边,把工作流程汇报给他。

顾年是他从国外高薪挖来的科研人才,专门为江睿的产业革新服务的,现在是研发部的部长。

今天也是江睿招新的日子,第一批筛选了简历的应届生来江睿大楼进行第一次笔试考核。

顾年说他已经挑出了几个人才,准备扩大部门的人才资源。

江谨桓满口答应,他今天看谁都面带三分笑,到了外贸部那边见到了堂姐江亦,对方正在做报表,抽空看了他一眼,“纪念日快乐啊。”

“谢谢。”

江亦抬起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对,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江亦:.......

“我爸要给你安排一个实习生给你带。”

江亦无语:“这是看我过的太清闲了吧。”

“别这么说,万一来的是个人才,你不愿意放呢。”

“拉倒吧,之前来的几个都是混日子的,差点没给我折磨死。”

周馨儿换了一身干练的职业装跟在他身边,因为凑的很近,环绕在周身的香水味让他更是头疼,他默不作声的和周馨儿拉远了距离,可周馨儿拿着笔记本,一副求知的样子一直在问他问题,他也不好意思拒绝。

周馨儿特别喜欢做美甲,大小姐五颜六色的延长甲影响她记笔记。

在她第三次把笔记本摔在地上后,江谨桓说:“这里是公司不是巴黎时装周,你把你的指甲修一修吧。”

周馨儿一愣,有些委屈,“桓哥,我从小就喜欢做美甲.......”

周馨儿从小喜欢做美甲,上学那会儿就经常被老师叫家长,叫了也不改。

她还专门约了个美甲师,定期给她做美甲。

“人家天后艾琳也喜欢做美甲.......”

郑和插嘴:“艾琳自己出道前就是优秀美甲师。”

周馨儿:......

江谨桓说:“总之你自己处理好。”

周馨儿咬牙,凭什么!

十点钟的时候锡城的潘奕来参观江睿。

潘奕是锡城首富潘振华的养子,潘振华夫妇没有自己的孩子,后来去孤儿院领养的潘奕,为此,家族中人非常不满,他能不能坐稳这个位置还是未知数。

和江睿的这次合作他很看重。

到中午饭前,江谨桓说要请潘奕吃顿饭,但潘奕拒绝了。

“家里有事,马上要走,改天吧,谢谢江总盛情邀请。”

江谨桓让郑和送他出去。

中午用餐的时候,周馨儿已经调整好心态再次重整旗鼓,她娇笑着调侃他昨夜过得怎么样,实则为了试探他还记不记得醉酒发生的事情。

江谨桓想到昨晚的一些不可说,整个人又不值钱起来。

周馨儿:.......

郑和想到早上江总给的奖金就如沐春风。

“谢谢江总,以后夫人的礼物还交给我去准备,郑和愿意为江总和夫人的爱情抛头颅洒热血。”

江谨桓斜昵他:“算盘打太响,我在江睿都听到了。”

周馨儿皱着眉头,看着手机上那人传来的资料。

霍煊,24岁,海城霍氏建材老总霍争鸣的养女,海城大学表演系毕业,江谨桓的隐婚妻子。

她翻了翻那边查到的照片,眼睛淬上寒光,好哇!果然啊,狐狸精!

江谨桓说:“你最近见你堂哥了吗?”

周馨儿一愣,“没有。”

周耀文是大伯家的堂哥,大伯和父亲的公司有竞争关系,他们这几年走动本来就不多,再说了,周耀文挺早就出国留学了,在她追江谨桓这件事里起不到任何助力,还会给她泼冷水,她联系他干嘛呀。

江谨桓只是随口一问,便没有再说什么。

周耀文总说他这个妹妹心思多让他小心别着了她的道,要不是因为家里和周家的关系,他也不想和周馨儿多攀扯。

江谨桓下午跟宁城项目部负责人开会,老熟人上来就给他一个熊抱。

“桓哥!我想死你了!”

江谨桓一愣,“曹承衍?”

“你都干到负责人了?”

曹承衍:???

“要不是母夜叉一直跟我内卷,我至于吗?”

曹承衍说:“你快想想办法呀,我是真的不想跟那个母老虎共事,我会死!”

江谨桓失笑:“我觉得你俩欢喜冤家,倒是很般配。”

“喂喂喂,以前你追嫂子我好歹也是给出谋划策过的,你不能自己领了证就不管我水深火热啊!”

江谨桓叹气,“那你说怎么办,你和苏娴是两家父母指腹为婚,你回国都五年了,一眨眼苏娴都三十了,你要是再拖着,对她也不好。”

曹承衍说:“那我不喜欢她,难道就因为指腹为婚我就必须履约?对她也不公平。”

“苏娴我看也不是志在婚约的人。”

“她可是和尧姐是好朋友的人,我觉得她也看不上我这个瘦猴。”

曹承衍娘胎里出来就是细狗,大腿还没有江谨桓胳膊粗,他并不是营养不良,却长了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也难怪家里人担心他的婚事。

江谨桓说:“你俩这样躲着那也不是办法吧。”

“要不我帮你把你爸和她爸叫来,你跟他们说?”

曹承衍恨不得给他供起来,“求你求你,别......”

“要不这样,你把我调走,调去港城调去国外,都可以,我不要和她待在一起!”

“时间长了家里人也就想开了,你想想,他们把我俩凑一起上班,不就是想给我们培养感情吗?结果感情没有培养出来,你去分公司打听打听,她天天骂我,哪有一点淑女的样子.......”

江谨桓失笑,“这我没办法,你的调令是我爸安排的。”

曹承衍气极,“江叔就是缺德呗,别人杀人他递刀!多杀人诛心呐!”

江谨桓挺客观,“其实我觉得你们俩挺好的,你从小就缺乏主见,恰好苏娴很有主见,互补。”

“切!凭什么你们都追求自由恋爱!就我要接受包办婚姻呐!我不干!”

“跟你这种步入婚姻的人聊天没意思,还是顾哥好,他懂我们单身的快乐!”

江谨桓:......行,顾麒懂你。

江谨桓说:“我们先把会开了,晚点去顾麒酒吧细聊吧。”

曹承衍摇头,“不行,我今天得回去,明早上苏娴开会,我要是不在,她能弄死我。”

江谨桓无语,就这样还不是被人拿捏了?

曹承衍是和袁斌一起来的,这两人家里都和江睿有千丝万缕的关系,现在也都在江睿发展。

不得不说,曹承衍以前不是很靠谱,这几年在分公司历练,确实进步飞快,谁能否认这不是苏娴的功劳呢?

开完会,曹承衍又反复跟江谨桓强调,“你帮我盯着点儿,求你了,有调派名额就想着我啊!”

“行,你自己不后悔就行。”

“我绝不后悔!”

江谨桓和袁斌在后面说话,曹承衍先从电梯下去,结果遇到了他爸曹永,他立刻跟只鹌鹑一样。

曹永瞪他:“回来了怎么不来看我?”

“报告,来总部开会,马上走。”

他爸忍不住耳提面命,“你呀,早点跟苏娴把婚事定下来,我们几个老的都老了,以后就给你们带带孩子......”

“我不要!”说完他就跑了。

江谨桓和袁斌到了一楼,曹永看到江谨桓,无奈苦笑,“我这儿子,就是不让人省心。”

江谨桓笑了笑,“曹叔,您也别太担心了。”

曹永叹气,“我倒不是老顽固,你们肯定都觉得我为什么非要逼着自己儿子娶一个年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女人,苏娴真的很优秀,和他是合适的......”

“前几天我遇上苏总,我知道苏娴也不愿意.......哎,感情都是我们老的在那上蹿下跳。”

“算了,随缘吧,也不是真的要逼他们,做什么见了我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被曹承衍那么一闹,江谨桓也没心思好好上班了。

他下班的时候,正好赶上不加班的员工打卡下班,其中就有堂弟江谨深,不用说,他肯定又要去蹦迪了。

“堂哥!”江谨深和他打了个招呼。

江谨桓嗯了一声,“你哥呢?”

他指的是江谨深的亲哥江谨祈。

“哦,最近他在各子公司调研,估计加班吧。”

兄弟俩年纪差不多,但心性气质完全不同,哥哥一丝不苟,弟弟是个混日子的,好像每个家庭都有这样的兄弟关系。

他点点头:“早点蹦完回家。”

江谨深喜欢蹦迪,但只是蹦迪,他不出去乱搞,这一点还是让江谨桓哼赞赏的。

按照江谨深自己说的,当代年轻人压力大,得过且过用蹦迪来缓解压力怎么了?确实没怎么,他也去酒吧喝酒啊,适度就行。

江谨桓晚上提早到家,甚至比霍煊早,芳姨已经把菜摆上桌。

莲藕牛腩、芹菜猪肝、枸杞蒸蛋、桂圆当归虫草花乌鸡汤,入目依旧是补血的药膳,芳姨对霍煊的身体很用心,甚至跟老宅的钟医生请教去学习做药膳。

“太太回来啦。”

霍煊点点头,在门口挂了包,然后风一样跑进了厕所,实在是路上没找到厕所,但她内急了。

从厕所出来,洗了手,她脱了外套挂在衣架上。

她一转头,对上江谨桓的脸,她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不对啊,今天星期一,你怎么回来了?”

江谨桓皱了皱眉,低下头看着她白嫩的脚丫。

“去穿鞋。”

霍煊愣了一秒:“哦。”

要不是内急她才不会拖鞋都不穿就往里冲呢!

但她还是嘴贫了一句:“天不冷。”

初春的天气,要说不冷也是不可能的,海城向来只有两季,江谨桓道:“春捂秋冻,你几岁了,这个都不懂。”

霍煊被他噎了一下,倒也没生气,值得生气的事情太多了,这种事已经是小事了。

换上拖鞋,芳姨已经盛好饭准备退下了。

桌上时令的香椿炒蛋勾得人食指大动,江谨桓不解风情的拼命把补血的菜夹在她碗里,“多吃点。”

霍煊撇撇嘴,芳姨的菜口感都很好,但是天天吃,也会腻啊!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纪念日她自己掌勺不会出现这些补血套餐,其他时候日日都是这个菜,这谁能忍啊!

不过她不敢说出来,这话说出来未免不识好歹,还会伤了老人家的心。

她闻到了空气里的鸡汤味,只觉得油腻非常,突然有点想吐…….

江谨桓突然道:“这阵子工作不忙,我以后每天都回家,芳姨,记得准备饭。”

芳姨的脚步一顿,旋即喜笑颜开。

“那感情好啊!小两口就该天天住在一起,蜜里调油才好哩!”

“老太太盼着抱孙子有希望了!”

霍煊无语凝噎,这都什么和什么。

她悄悄抬头看江狗,心道他吃错药了么,天天和一个自己讨厌的人待在一起,不想吐?

江谨桓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面无表情扫着她:“怎么,我回家住,你不乐意?”

霍煊捧着饭碗扒拉一口饭:“随你,合同是你签的霸王条款,你开心就好。”大不了她住次卧去!

江谨桓只当她是不喜欢和自己住在一起,闻言就没了吃饭的胃口,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搁。

“你放心,一周一次,我不会越界。”
小说《江花红胜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