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中文网:值得大家信赖的小说阅读站

全站导航 最近更新 标签云 搜索 网站地图

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小说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

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小说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

现代言情
2023年11月16日 05:32:48
江花红胜火 江谨桓 霍煊 现代言情
陆楠瑾
小说《江花红胜火》,现已完本,主角是江谨桓霍煊,由作者“陆楠瑾”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表面冷漠霸总内心忠犬恋爱脑×冷艳女明星“江总,夫人她……”“怎么,想开了?不闹离婚了?”“这倒不是,夫人还是……想离婚。”助理低着头,企图把自己埋下去。江谨...

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小说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江花红胜火(江谨桓霍煊)

和霍煊结婚以来,江谨桓一直小心翼翼的藏起自己的兴奋,怕她不甘心和自己结婚,怕她不习惯突然的夫妻生活,也怕马上就住在一起会招她厌烦,所以江谨桓才加了这样一项条款。

顾麒说他是先动心了,只有先动心的人才会小心谨慎。

但是谁先心动谁就输了。

拜过江家宗祠,按照古人的说法他们就算是成亲了。

他自认是挺光明磊落的人,只做了这一件无耻的事情。

新婚夜的交欢他期待了很久,两人磨磨唧唧坐在床边,应该是都很紧张。

“我们还没有领证,如果你不想…….”

他抱着枕头要去隔壁。

霍煊说:“不用了,我们现在这样,跟领了证,也没什么区别。”

他有男人的劣根性,喜欢的姑娘近在眼前,做不了柳下惠的事。

他冲动了一次,把人压在了床上,小姑娘的腰很细,一把就可以搂住。

但他不是没注意到霍煊的抗拒,她不喜欢他,江谨桓从小到大没有被人抗拒过,没想到自己喜欢的姑娘居然抗拒自己,所以他逃避了,还告诉自己这是为爱战略性克制。

负责拟定合同的是顾麒,别看他吊儿郎当,其实是个有执照的专业律师。

那是因为顾家律所有俩哥哥顶着,平时用不着他,他才去玩玩酒吧打打游戏。

江谨桓用一辆改装车换他帮自己拟定合同,顾麒那会儿就笑他:“自己要娶人家,娶了怕人家烦你,你说你,海城鼎鼎大名的钻石王老五,喜欢你的姑娘从这里排到法国,你怕她不喜欢你?这么没自信呢哥。”

江谨桓说:“我怕吓着她。”

顾麒抱着手机乐呵:“遥想当年,江总和人网恋,人家姑娘拒绝你,哈哈哈哈哈哈…….谁家女神比自己小啊,嫂子就是难缠,承认吧,想拿下她你得费不少功夫吧。”

江谨桓就是死鸭子,浑身嘴都硬,“那时候她还小,早恋本来就不对。”

“那是人家没看上你吧。”顾麒无情戳破。

江谨桓瞪了他一眼。

顾麒说:“听说你让你助理去打听你那小娇妻的喜好了?”

说到这里,江谨桓攥紧了拳头,然后泄气一般嗯了一声,跟蚊子叫似的。

顾麒毫无形象的躺倒嘲讽他。

“我可听郑和说了,哎呦,他借着匿名调查的由头去学校找你那小娇妻,问她接受大多少岁的恋爱,你老婆回他:我喜欢小狼狗啊,越小越好,最好是年下……哎,采访一下,江总,你懂年下是什么意思吗?”

江谨桓皱着眉头:“这个采访不严谨,而且可信度不高,墨淮都比她大两岁了!谈不上年下了!”

顾麒哈哈大笑:“江少莫急哈哈哈哈,人家不也说了么,为什么喜欢年下......”

顾麒说:“郑和给我模仿的,人家霍小姐一本正经的:‘因为年下体力好呗’。”

“没事,你还有机会,多吃点鹿鞭,补肾,就算年纪大了体力这东西努力努力也能弥补。”

那天顾麒差不多要被江谨桓追杀到国外。

江谨桓知道霍煊有个男朋友,海城墨家的少爷墨淮。

但是他想为自己争取一次,尽管手段不太光彩。

当时他得知霍争鸣的公司遇到了一个财务危机,便用江家的名号去联姻,求着奶奶帮他抢人。

这件事情父亲也知道,他原以为父亲会阻挠他这个荒唐的行为,但父亲去调查了霍煊,居然破天荒的同意了,最让他奇怪的是,父亲好像一直找人在调查阿煊,甚至在他提出要娶阿煊之前就这么做了。

江谨桓知道墨淮和霍煊已经在谈恋爱,他也顾不得霍煊还在上大学了,再晚了一点就怕自己黄花菜都凉了,而且他选择在他们才谈了一个月的时候去截胡,总好过等他们感情枝繁叶茂再去棒打鸳鸯,他还觉得自己很讲道德。

恰巧当时霍氏遇到财政危机,霍争鸣不算好人,他知道霍煊和墨淮谈恋爱,据说是去找了墨家,希望墨家帮忙,墨家当然矢口拒绝。

他很早以前就把霍煊带去参加一些宴会,霍煊长得好看,就有人提出可以花钱买霍煊,这种买其实就跟包养没有区别。

在这些有钱人眼里,领养一个孩子一方面可以博美名,提升社会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安排扬州瘦马,为自己的未来铺路。

霍争鸣那时候是真的心动过的,据说是已经跟对方谈合作细节了,江谨桓安排了人监视霍争鸣,得知那个想包养霍煊的人是霍争鸣的合作伙伴李总,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前妻死了没几年娶了个跟霍煊一样大的二婚老婆,从来没带出来过,假装单身在外面彩旗飘飘。

而霍争鸣要把霍煊骗回家去见那个人。

江谨桓给那个李总施压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当即就决定立刻落实这个联姻计划,要求是霍争鸣不能再打霍煊的主意。

其实这也是多虑,搭上了江家的高枝,霍争鸣哪还看得上别人,而且有了江家,也没人敢给霍争鸣穿小鞋。

江家当时提出的彩礼里有一项,就是给霍氏注资两千万帮助霍争鸣渡过难关,但他有要求,要霍争鸣不能再对霍煊的梦想指手画脚。

霍争鸣不爱霍煊,为了区区两千万就把她卖了。

之后江家又给了近八千万的彩礼,听说那小丫头问陈绰要三万块去给一个老婆婆做手术还被陈绰打了,他气鼓鼓去帮她讨回公道,明明自己给了她钱花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就这么轴,宁愿自己去打工赚钱也不花他给的钱。

他从不怀疑江家的财力会让人遐想连篇,但他一眼就认定,他喜欢的霍煊不是用钱可以收买的人。

因为当时在烧烤摊,有人花一千块想让那个姑娘喝一瓶啤酒,被她拒绝了。

要知道烧烤摊上一礼拜的兼职工资都不一定有一千块。

她不是为了钱出卖灵魂的人。

嫁给他这些年,他在零花钱上不会苛待霍煊,但是他给的卡霍煊一次没刷过,她甚至自己在学校做兼职赚生活费,江谨桓打听过,霍煊赚的钱分两部分,一部分养活自己,一部分还会去赡养小巷子里的老人家,据说她在被霍家收养之前,跟妈妈和弟弟住在小巷里,她妈妈是个剧团小演员,但也是边缘化的人物,因为手部的残疾,重活也不怎么能做,妈妈平时赚不到什么钱,还要努力帮忙打下手才能免于被辞退,弟弟比她小两岁,还嗷嗷待哺的,霍煊年纪轻轻就知道给妈妈减负,放了学偷偷去做兼职,小孩子兼职是犯法的,但是巷子里的人都认识他们一家,也算是对他们一家网开一面。

后来霍煊的妈妈走了,她和弟弟被送去孤儿院,几个巷子里的老人家还专门凑钱去看望她,所以霍煊对他们好,也算是双向奔赴。

大概是因为她也姓霍,与霍争鸣算有缘分,霍争鸣借着做慈善博美名,顺便就把她带回家收养了,但即使被霍家收养,她还是自己在赚钱养活自己,固执的很。

霍家是做建材生意起家的,在海城这片富豪辈出的土地上算不得什么,但也不是藉藉无名的小门小户,她的穿着打扮却从来没有浮夸奢靡,他没有那个自信,霍煊会为了江夫人的名头心甘情愿嫁给他。

果然,霍煊想和墨淮私奔,还好,他提早就知会了墨家老爷子,有了墨家人的当头棒喝,墨淮放弃了她。

那天的小姑娘蓬头垢面坐在他的车里,她好像不想让自己看到她的脆弱,努力克制着小声啜泣着,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他很想抱抱她,却觉得自己可耻到没有资格。

是他害她成这样的。

他可真无耻,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后来他想,没关系,他不会让她的选择成为错误,嫁给他,她一定会幸福的。

确定婚事的时候,他找了好多个婚庆策划公司,设计了几十个价值不菲的婚庆方案拿到霍家想让她选,可她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那些熬了几十个通宵做出来的策划案她看都不看一眼。

“反正都是联姻,这种仪式就免了吧。”

他知道她难过,所以纵使自己心有不甘,也压下心里的苦涩。

霍争鸣感觉女儿不识趣惹了江少爷,顿时有点不乐意,他不想放过大肆宣布和江家联姻的机会,可江谨桓出手阻止了他。

“好。”他看了霍煊一眼就移开目光,心跳的跟打鼓一样。

他尽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尽管他也很难过,他一直很期待小姑娘穿上婚纱嫁给他,但是没关系,他们来日方长,等她心甘情愿的时候,他们可以去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补办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婚礼当天她也不高兴,江家人际关系复杂,怕她被恶意刁难,他自作主张简化仪式把人带去了清风雅苑,在那里她是女主人,不需要受任何人的约束,可她还是不满意。

婚礼从简,但他精心准备了烟花秀,本来想逗她开心,可她估计也没看到为她定制的烟花和藏在烟花里面的表白,更没看到他深沉而汹涌的爱意。

他挠了挠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霍煊还在读大学,隐婚是他提的,要不是当时事急从权,他也不想让她还在读书就稀里糊涂嫁了人。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总不能让她还读着书就变成了人妇,他不想她被流言困扰,不想她被人议论纷纷。

但既然结了婚,总是要行房事的,何况他也有私心,名正言顺娶的老婆,不能拿出去公开就算了,难道还不能真正做个夫妻么。

在这件事情上,霍煊没有抗拒他,他很高兴,但他也没想让霍煊马上怀孕。

她太小了,一个还在念大学的小姑娘,美好的未来才刚刚开始,如果这时候就怀孕待产,那不是和隐婚的目的背道而驰么,她在家带三年孩子,什么都晚了。

所以他又在合同里加了一条,每周他回家一次,这样霍煊也可以住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起享受大学生活。

他不是个纵欲的人,加上两人新婚的时候体验感不太好。

两个没有经验的人碰到一处,结果可想而知。

小姑娘身上见了红,哭哭啼啼的睡着了。

他等人睡着,还把床单扯下来让芳姨放起来了。

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镯子,那镯子背后刻了他和阿煊的名字,他打开锁扣,把镯子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没有他的钥匙,这个金属手镯是取不下来的。

这样她就永远属于他了。

等回到床上抱着他的新娘接着睡下,却没想到半夜竟然被身上的不适给弄醒了。

他坐在床上,只觉得身上痛痒难耐。

他看霍煊睡得沉,怕自己弄上了她还偷偷去给她检查了腿根处,自己再偷偷出了房间联系郑和送他去医院,一查才知道他对橡胶过敏,实在是可笑,他为了跟霍煊在一起,连避孕套都做了很多的功课,到头来却是不能用。

开了过敏药,他忍着瘙痒遵医嘱吃了两粒,又叫来了顾麒,做了决定:“总不能叫她吃药,对身体不好,反正一周回家一次,我多忍一忍......”

都是兄弟,一番话大家懂得都懂。

顾麒是花丛里流连的老手,闻言撑不住噗嗤乐了:“兄弟,牛啊,你就蹭蹭bu jin qu,你看你老婆要不要跟你闹!”

江谨桓无奈:“那怎么办,我不能戴套,如果一直这样,她很容易怀孕。”

顾麒无所谓:“怀了就怀了,我看她长得挺好,成绩也好,应该和你生的孩子长相智商都不会差,而且你们江家家大业大又不是养不起,生下来不就得了,我看你家老太太挺乐意的。”

毕竟彼时江谨桓也已经二十六岁了。

江谨桓摇头:“她成绩好,又那么年轻,毕业了应该先去闯几年事业,生孩子的事情真的不用着急,到个二十八九岁再考虑也来得及。”

“那会儿你都三十四五了大哥。”

“我无所谓啊,我不想在她还没喜欢我的时候就让她生我的孩子,对她不公平。”

顾麒嗤他:“随你,那她一辈子不爱上你,你换个人娶?”

江谨桓还是摇头:“我只想让她给我生孩子。”

顾麒一针见血:“矫情多事,有毛病,我看你,迟早自己给自己玩死!”

江谨桓不这么认为,他一直都是个骄傲自负的人。

“给我四年时间,一定让她爱上我。”

于是新婚第二天一早,霍煊醒来就看到床边的一份合同,男人冷着背影,表情傲娇:“签了,合约四年,有合约约束,对你我都好。”

霍煊和墨淮谈恋爱的时候,发乎情而止乎礼,她第一次和自己的丈夫有了肌肤之亲,睡醒了不是温言软语而是一纸合约,她差点给自己气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可真可悲,她想。

“为什么?”她问。

江谨桓早知道她会这么问,按照演练了无数遍的草稿装作不在意的说:“我是商人,你知道的,选你就是因为你老实,我给你想要的自由,你也不能来约束我,有个合约是个保障,对大家都好,双赢。”

其实他想说的是,四年为期,我一定会让你爱上我。

霍煊不是扭捏的人,既然男人无情,她也无爱就可以了,桌上还摆了一张黑卡,很明显这是男人的糖衣炮弹,既然收了钱,就当她是把自己卖了好了。

她签上名字,开始了这段为期四年的协约婚姻。

江谨桓回过神,霍煊已经吃了小半碗饭,她好像瘦了一些。

他有点心软,拿起勺子给她舀了半碗汤,过了油,“喝点汤。”

霍煊小口小口的喝着,然后开口:“我准备签公司去拍戏了。”

按照协约要求,她的事业男方也不会干涉。

果然,江谨桓还挺高兴:“挺好,整天待在家里也无聊,有需要我帮助的吗?”

霍煊摇头。

江谨桓又皱起眉头,其实江睿底下也有娱乐传媒公司,只要霍煊愿意,他确实可以为她一手操办。

可霍煊不愿意,就和自己分得这么清楚吗?

霍煊站起来往楼上走,突然想起,合约四年,那份合约,已经到期了。

她的脚步顿住,“江谨桓.......”

江谨桓装作漠不关心:“怎么了?”

霍煊紧了紧喉咙,“协约......到期了。”

这份协约一波三折,她刚住到清风雅苑,江谨桓就让她签约,第二天一早又说有些条款没说清楚,让她再签一遍,那是一份耻辱协议,可她突然觉得,协议到期了,她就没有理由,留在江谨桓身边了。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名义上的丈夫的,但很快,也许他就不是她的丈夫了。

对了,他在外面早也已经彩旗飘飘了。

江谨桓也是心一紧,出口就是嘲讽:“你就这么想跟我断了?找好下家了?”

霍煊立在台阶上,藏在袖子里的手在发抖,她红着眼有些委屈,忍了很久才没掉了示弱的金豆豆,她想,分明是你想放弃我......

江谨桓突然有点恶劣的笑了:“去看看协议,四年为期是没错,但底下有写,甲方有权延长或终止协议。”

霍煊愣住。

顾麒是谁,顾家小少爷,顾家,那是海城律界之王,商场有一句话,没有顾氏打不赢的官司。

江谨桓第一次以无耻为荣。

本来四年,是他自己划给自己的和她谈恋爱让她爱上自己的时间。

在生孩子这件事情上,他只冲动了一次,是他和阿煊真正领证的那天。

那天是阿煊的生日,他突然想,不如就在这天把生米煮成熟饭。

但是谁知道那天阿煊来了大姨妈,事情做到一半他就清醒了,他的小姑娘真的太小了,他应该给她时间,八年都等下来了,还在乎多等几年吗?

大学期间他是想给她自由一周才忍着回家一次,加上自己对橡胶过敏,不舍得碰她,怕她体验感不好,结果还被霍煊误会他性冷淡,竟然拿了男科的广告来找他谈判,他气得把那些小广告撕了。

“管好你自己!”

霍煊愣愣的,“干嘛呀,别怕伤自尊啊。”

江谨桓咬牙切齿,“不识好人心!”

霍煊说:“你是不是不行啊,你要是不行我也不会嘲笑你的,我可以去买玩具。”

“滚!”他忍不住爆粗了。

没有男人可以忍受自己老婆这么怀疑自己的尊严,江谨桓隔天就去做了个检查拍在霍煊面前。

霍煊:“所以呢,你不还是不行吗?”

江谨桓:......

他着急去做检查的时候那个医生还说了,适当的性生活能够促进夫妻关系和谐,后来有一次霍煊穿了一件情趣内衣试探他,他真的差点忍不住了,却还是在关键时刻忍住了。

他看出来当时霍煊特别生气,他也怕她觉得自己真的不行,可还是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舒服毁了她的一辈子。

江谨桓满心满眼想的是自己含辛茹苦的等,好不容易等她毕业了,又想着她要发展事业才继续忍着。

忍着忍着就成了忍者神龟,他都要怕自己真的不行了!

可是现在墨淮回来了,他必须时时刻刻看着她,哪怕是强扭的瓜,扭都扭了,不甜也只属于他!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四年是到了,但我不放你走,你就不许走。”

霍煊觉得江谨桓变了,那天她说要和他分开睡,他却发了脾气不许她搬去次卧,非要和她睡在一起,尽管并没有越轨的动作,可还是让霍煊彻夜难眠。

两人饭都吃完了,还好桌上菜还没收,家里来人了,是江谨桓的表妹刘景清。

这屋里的气氛有点尴尬,刘景清努力假装自己看不懂。

她拿了点公司的新品过来,蹭个饭,顺便跟江谨桓聊聊商业上的事情。

芳姨给她添了点菜,刘景清说:“芳姨,不忙活,我就吃点剩饭就行,不讲究。”

她确实不讲究,开个面包车很有女包工头的架势。

刘景清是研发生产洗护用品的,江谨桓挺看好她们家的沐浴露的,因为阿煊喜欢。

他又给她的营销运营提了些建议,刘景清很认真的抓着笔记本记笔记。

她们这个牌子能做起来,出谋划策的江谨桓也功不可没。

刘景清只是在家里蹭了顿饭,简单聊了几句就开着她的面包车要走。

理由很简单:“我不能耽误你们晚上造人啊。”

霍煊:......误会大发了。

刘景清对着江谨桓眨眨眼:“加油哦!”

刘景清走后,家里的气氛有点尴尬,芳姨收拾了桌子,见他俩面对面发愣,正要说点什么,正好家里又来了人。

江谨桓发现家里灯坏了,让郑和叫人来修的。

来人是江睿旗下“瑞晟地产”工程部的负责人,叫蒋正兴,他是江家的远亲,湖北荆州人,干活很行,但是说话有口音,之前清风雅苑的灯坏了,他帮忙过来修,一路上跟人打电话约明天开工的时间,“门天门天,今天不在屋里........”

他是来帮忙修灯的,之前这个灯坏了也是他来修的,所以有经验。

蒋正兴带着女儿来的,他在忙活着,他女儿有些拘束的站在一边,时而帮父亲扶一下凳子。

霍煊看小姑娘站着累,拖了个凳子过来,“坐啊。”

江谨桓看向小姑娘:“听说你的考勤是整个部门最差的?你们部门领导反应了,如果不再改正的话,你这个情况要不就是开除,要不就是调到分公司去。”

蒋正兴听到了他的话,批评女儿:“跟你说了几十遍了,要你上点心,你要是被开除了我可不再帮你了。”

霍煊之前听江谨桓说过蒋正兴的女儿也在瑞晟工程部当文员,小姑娘也是被宠大的,很是好吃懒做,基本就靠父亲养着。

小姑娘低下头,“知道了。”

蒋正兴的修理工作做的很快,他摁开开关,灯已经修好了。

他又接了几个电话,大概是一会儿还要去工地忙活。

“江总,那我们就先走了。”

“好,辛苦。”

那父女俩走了,屋里恢复宁静,江谨桓沉默了一会儿,跟芳姨说:“我一会儿有个聚会。”

芳姨说:“少喝点,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少夫人也担心妳,每次妳不回家,少夫人都睡得很晚的,年轻人熬夜对身体不好,你也要早睡。”

“嗯,但是我不年轻了。”

“不年轻也不能和少夫人相差太大呀,以后孩子管她叫妈妈管你叫爷爷。

江谨桓:.....有这么夸张???

坐上车,江谨桓接了个电话。

“喂,甘星,你传达的技术问题我知道了,新的技术人才不久后就能到位,你再等等。”

“好,你也不要太拼命了,我在酒吧,罗德也在,来不来玩?”

他到了“奇缘”,看到顾麒在卡座那里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聊天。

小顾总慷慨激昂,“好久不见啊。”

男人对着他举了举酒杯,“华国文化博大精深,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顾麒噗嗤一下乐了,“你的中文比之前标准了,好像,还带了点东北口音?”

“去年骑行去了东北。”

“你可真牛。”

“我年前跑了趟国外看F1比赛,偶尔去赛车场练练手.........”

江谨桓走进了酒吧,“罗德?”

男人回过头,对他挥挥手,“Hello,Gavin.”

江谨桓也在吧台前坐下。

顾麒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酒吧出新品了,酒水和糕点都有,拿给你们尝尝。”

酒吧里放着冼伦的歌,叫罗德的男人抱着酒杯跟着哼了几句,曲不成曲、调不成调。

“我就不理解你们华国人,我们特别喜欢邀请朋友去家里玩,但你好像特别不喜欢朋友去参观你的私人领域。”

顾麒说:“这叫注重隐私。”

罗德是俄国混血小帅哥,他是江谨桓在国外认识的朋友,是他们学校数学系的学霸,还是个跳级的学神,年纪和霍煊差不多但人家已经是最年轻的数学博士了。

罗德和江谨桓属于不打不相识,当初他在攻克一道数学题,邀请了全校的理工科高手一起解题,没成想江谨桓比他先解出来,在那之后他们就熟识了。

江谨桓在国外开了自己的公司,却突然要回国,当时罗德很是震惊。

江谨桓告诉他:“我有个特别喜欢的姑娘,我要去娶她回家。”

罗德不懂,“她是你的女神?”

江谨桓想了想,“可以这么说吧。”

江谨桓回国后,罗德还经常来问他感情情况,江谨桓总是说起自己对自己夫人的感情,让他对这个女孩儿特别好奇。

他在前两年到了国内,被海大数学系聘请为讲师和客座教授。

当天江谨桓和他的好朋友顾麒给他接风,罗德开口就问,“你的缪斯小茉莉呢?”

江谨桓一愣。

罗德说:“你跟我说过,你喜欢的女孩儿送你了一块绣了茉莉花的手帕。”

江谨桓给他远远看过一眼那块手帕,让他对华国的风土文化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

江谨桓说:“我们结婚了。”就是可惜,结婚了不爱你的人还是不爱你。

罗德一直很想见见江谨桓的夫人,但他来国内都两年了,江谨桓一直推脱。

“我夫人不喜欢见陌生人。”

他看了顾麒一眼,顾麒也帮腔,“对的,我也没见过嫂子几次。”

“为什么?”罗德很不解。

江谨桓说:“因为.....我们现在是隐婚的状态,等哪天她同意了,我就带你去家里吃饭。”

“好,反正我还年轻,我还等得及。”

江谨桓:.......

罗德又很好奇,“你太太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嗯,倾国倾城。”

罗德说:“我在海大,听学生们说,海大有个毕业了两年的校花,长得特别的漂亮。”

顾麒被水呛着了,江谨桓顺手给他拍背。

顾麒揶揄的看着他,“是啊,确实很漂亮。”

“你也知道?”

“对啊,我是海城地头蛇,海城的美女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吗?”

罗德说:“可惜了,有句华国古语叫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顾麒说:“你在国内呆了几年,应该对中文更加了解了吧。”

罗德刚来国内的时候热衷于说成语,因为对这里的语言环境不熟悉,闹出了很多笑话。

当时江谨桓带着顾麒和他一起聚餐,他看顾麒笑得开心,说:“你这是含笑九泉。”

顾麒:“.....一不小心就死了。”

酒吧里有人闹事,他说:“这是鸡飞蛋打,华国的鸡都会飞,好厉害。”

顾麒:.......

最神奇的是他读了本书叫《朝花夕拾》,说华国遍地聚宝盆,早上花完了兜里全部的钱,晚上能捡一张十块钱。

顾麒:“.......原来我和小老外一比,语文还是有救的。”

后来他加入了海大的骑行社团,和团队的人一起去了周边城市沿海骑行,一起露营野炊,他爱上了这种感觉,在去年放假开始励志骑行全国,还要写一本华国游记,做新时代的马可波罗。

罗德说:“我在过年前,去了东北,在那里吃了大锅炖,特别,好吃。”

“难怪你的中文都带东北腔了。”

“今年暑假的目标是往西边去。”

顾麒说:“那你必须要去西京城看看,著名的碳水之都,有各种好吃的。”

“我在那里读过书,强烈推荐那里。”

小顾总的战队好几个成员都是西京人,可见他对那里的感情。

“然后你就可以成功转换成另一种方言口音。”

罗德默默地拿着小本子记了下来。

“小顾总,你怎么还不结婚?”罗德问他。

顾麒顿了顿,“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

江谨桓冷哼,“得了吧,你看看杭城的顾景廷,人家也姓顾。”

顾麒无语了,“知道我为什么叫小顾总吗?我就是不想被我爸我哥比完了再跟他比。”

几年前江谨桓和顾景廷做生意的时候顾麒就认识这个顾总了,然后他发誓不要成为顾景廷那样的人。

“为了得到权势连喜欢的人都放弃了,最后再找个替身过日子,桓哥,我觉得还是你比较正常。”

江谨桓轻笑,和他碰了碰杯。

“对了,祈天还在国外不打算回来吗?”

“他跟妈妈过的,家里人都在那里,再说回来做什么呢,他父亲这里又不待见他。”

顾麒叹气,“他也挺可怜的。”

“万一哪天就荣耀加身回归了呢。”

“还有艾伦,跟妈妈姓,正好妈妈姓艾,正好爸爸又是外国人,取名就叫Allen.”

“上一次见他还是我去M国找你的时候,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他父亲的家族都在那里,就算过的平凡应该也很快乐。”

酒吧里进来两个人,顾麒立刻过去热情的招呼他们。

他这个酒吧可是达官显贵二代们特别喜欢光顾的地方。

来的是海城谌家的谌总和他的小舅子小程总。

海城有两个程家,这位程总比不上那位程总,但和江谨桓他们这帮人关系更好。

顾麒说:“你们怎么来了?”

谌鑫烦闷:“惹老婆生气了。”

谌鑫的夫人是个演员,不过没签任何公司,他夫人刚怀孕没多久,谌鑫高兴的不行,听说公司都不怎么去了,天天在家照顾老婆。

“她今天跟我吵架,我不跟孕妇计较。”

顾麒乐了,“谌总跟我们江总讲讲你的丧权辱国经验啊,让他学习一下。”

谌鑫说:“你多准备几个榴莲,没事多跪一跪,什么都好说了。”

江谨桓:.......

小程总失笑:“江总的夫人不也是演员?”

江谨桓说:“她这几年都没演戏。”

谌鑫举起酒杯和他碰了碰,“同道中人。”

“前几天去找你哥,你哥还说起你和弟媳,他是真的一直都很关心你们啊。”

江谨桓笑了,“大哥太封闭自己了,也谢谢谌总经常去开解他。”

“应该的。”

小程总和罗德坐在一起喝酒,他扭头问顾麒:“顾哥,几点开始蹦迪啊?”

“早呢,现在才几点,你看江总都没回家呢。”

江谨桓:.......

谌鑫坐下没多久,家里就来电话了。

他看似无奈,其实嘴角挂着笑一脸宠溺,接了电话,“又怎么了,我的祖宗。”

“什么?肚子疼?我马上回来。”

谌鑫坐了会儿就要走,程奇说:“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不用,她肯定是假装的,就想让我回去呢。”

“你姐你还不知道?”

程奇失笑:“好,那你慢点。”

谌鑫走后,程奇也自己去瞎逛了。

江谨桓喝了口水,说:“今天我看到曹承衍了。”

顾麒吹了个口哨,“他怎么不来看我?”

“着急回宁城去了,明天有工作。”

顾麒撇嘴:“他和苏娴怎么样了,今年能结婚吗?”

“我看玄。”

顾麒叹气,“他也够衰的,碰上这指腹为婚了。”

“要我说,年纪大年纪小是真无所谓,小曹他堂哥,之前追我们学姐的,当然了,也还没追上。”

江谨桓失笑,“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潇洒。”

顾麒撇嘴,“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结婚。”

过了会儿酒吧又来了个人,江谨桓把人招呼过来。

“甘星,这儿。”

来人抱着个电脑,“快帮我看看,这个程序怎么破解......”

顾麒翻了个白眼,“先生,这里是酒吧,不是图书馆。”

那个叫甘星的男人递给他一根电脑充电线,“麻烦帮我找个充电插座,谢谢。”

顾麒:.......

他认命去找插座,留下两人凑在一起研究计算机编程。

罗德也凑过去,“看不懂。”

“巧了,我也看不懂。”

“喝点什么?”顾麒问甘星。

“白水就好。”

他倒了水过来,他俩那边程序问题已经解决了。

甘星背好包,“技术人才不久后就会到岗吧。“

“对。”

“好,那我先回单位,蔺鲲和灵彻还在等我的数据。”

他背起包就走。

顾麒:“......头一次见来酒吧钻研学术的,这家伙几年没变啊。”

江谨桓失笑,“刚才给我打电话问程序问题,我想着他加班好几天了就让他来放松一下,没想到人家不愿意放松。”

顾麒:“也不算吧,他喝了杯白开水。”

江谨桓:.......

江谨桓自己给自己设置门禁,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顾麒说:“去哪?”

“清风雅苑。”就算阿煊不待见她,他还是想回去看看她。

“不错啊,有进步,祝你早日老婆孩子热炕头。”

罗德说:“你要回去陪老婆了?”

顾麒:“不,他回去为造人做准备。”

江谨桓拿着外套要走,顾麒说:“快看看我们三剑客的群。”

“海城三剑客”的群里有三个人,江谨桓、顾麒和他们共同的好友耿笛。

耿笛比他俩大一岁,是顾麒的邻居,顾麒带他跟江谨桓一起打球,后来成为了朋友,江谨桓又意外发现他的父母和江谨桓父亲竟然是老朋友,“海城三剑客”的友谊就奠定下来了。

后来耿笛先一步去国外念书,顾麒去国外看江谨桓的时候也会一起去探望他。

耿笛是学地质学的,谈了个对象是植物学专家,大学毕业两人就结婚了,江谨桓结婚那年他就生了个女儿。

江谨桓掏出手机看了看,这个群平时大家不聊天,只有顾麒会吃饱了没事干在里面发自己的酒吧活动图。

而这会儿耿笛在群里发了:朋友们,下周我回海城给我女儿过生日,到时候一起聚一下?

他和夫人这些年一直全球各地跑,耿笛还是地质大学的博导,带着学生去科考一走就是几个月,他夫人也是同校植物学的教授,也带着学生满世界的跑。

他俩倒好,生个孩子就留给双方父母带,说是一家带半年,还好夫妻俩都是海城人,不然孩子就得跟皮球一样被两座城踢来踢去。

顾麒回家的时候有时候也会去看看耿家小宝,有的时候跟江谨桓一起去送点小玩具给小朋友,倒是比人亲生父母还要尽职尽责。

江谨桓拿着手机发消息。

【江谨桓】:好,什么时候回来?我和顾麒去接你。

八点多,酒吧的夜间蹦迪活动开始。

江谨桓看见他弟弟江谨深和罗德都在那里蹦跶,程奇也挤了过去,还是年轻人充满活力,他得回去老婆孩子热炕头了。

霍煊在楼下等了会儿,江谨桓回来的时候她才上楼去洗漱。

睡前,霍煊难得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

是墨淮,他还是想让霍煊去机场接他,江谨桓正推门进来,霍煊背对着他整理被子,半个影子藏在灯光下。

霍煊知道他进屋了,但她没转身。

她赶不走江少爷,只能自己忍着。

听到墨淮的声音,江谨桓的眸色莫辨。

霍煊语气冷静:“学长,我就不去了,我要睡了,晚安。”

她挂了电话,心情复杂。

当年婚前墨淮离开海城,他六月的时候回学校参加毕业典礼,为了避开霍煊,来去都低调行事,霍煊还是从室友那里知道他回来的事情。

既然当年已经决定不见了,何必现在再来徒增烦恼?

江谨桓却在想,她是不是知道自己进来了,故意这么说骗自己的,毕竟她还偷偷把墨淮送给她的花做成了标本纪念。

他有些忍不住,在背后抱住他的小姑娘,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霍煊很少染烫头发,发质很好。

霍煊愣住:“你怎么了?”

江谨桓是明里暗里都在打听她去不去接墨淮,声音哼哼唧唧跟撒娇一样。

发觉这件事的霍煊浑身一凛,这人吃错药了?

“那天我看到你手机上,墨淮回国了。”

“嗯,我不会去接他的。”

江谨桓又开心起来,不知怎的,觉得自己的情绪太容易被霍煊拿捏了,一副不值钱的样子,他转念又一想,这是他老婆,不值钱怎么了!
小说《江花红胜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阅读全文<<<